小醜又出現了!

又與宏鼎小區裡的白眼厲鬼達成某種協議,也可以說是合作。

自己要是真的動宏鼎小區,那不是傻了嗎?

給他兩個膽也不夠的啊!

小醜雖然冇有真真正正的出現在王尊麵前,但是,小醜一定知道他破壞了自己的兩個計劃,找上他是遲早的事!

我滴媽!

自己這是在發什麼瘋?

“怎麼一臉蒼白?”

“怕了是嗎?”

“年輕人年輕氣盛,怪不得你,你要乾什麼我陪你,過了今晚,你彆來了!”

司機師傅苦笑,如果王尊真的能幫自己,那自然是皆大歡喜,看這情況,王尊之前的話都隻是吹牛逼而已。

“愛莫能助啊,對方太強了,小醜與我有過節,再加上一隻白眼紅衣厲鬼,我是無能為力!”

王尊也不臉紅,歎了一口氣。

“除非,我的幫手更多,更強,你們不一樣,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

王尊自認不如。

“幫手嗎……”

下一站到了,王尊下車又找了一番,還是找一到張芳的身影,隻能回到車上,繼續往下走。

“白眼紅衣厲鬼需要幾個紅衣厲鬼才能對抗?”

司機大叔突然開口,嚇了王尊一跳。

“不知道!”

雖然變形紅衣女人也是半隻腳成為白眼厲鬼了,龍蘭是頂尖的紅衣厲鬼,加上小靈和王尊也能戰勝。

但是,半隻腳的白眼厲鬼與真真正正的白眼厲鬼可是不知道差了多少倍了。

冇法對比。

司機大叔也沉默了好一會,最後還是開口了。

“其實,我們正在密謀策劃一場戰鬥,掙脫那隻東西的束縛,宏鼎小區裡的厲鬼不少,紅衣厲鬼也有十幾隻,但是,有的厲鬼不願意加入這場戰鬥之中,他們完全被震撼到了,那隻東西的實力太強了,強大得讓一些厲鬼失去反抗的信心!”

“如果全部厲鬼聯合起來,也許……”

司機師傅說了一半,冇有繼續往下說,他知道,這個想法幾乎是天方夜譚。

王尊沉默了。

那麼多鬼物,想要讓他們一心對付那東西,顯然不現實。

有的鬼物可能已經屈服在了那鬼東西的腳下。

還有的知道那鬼東西厲害,不敢反抗。

比比皆是!

王尊突然眼前一亮,自己上次十字路口任務得到的號集令,是不是可以號集宏鼎小區裡的鬼物?

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地點……這個地點,會不會就是宏鼎小區?

其實吧,王尊並不想參與進去,那裡除了一位真真正正的白眼紅衣厲鬼以外,還有小醜也摻和了進去。

他慌啊!

還是彆做好人了!

先把任務做了再說吧!

下一站,到了!

依舊冇有找到張芳的身影。

還有兩個站就到宏鼎小區了,找不到張芳,王尊也完成不了任務,他也急啊!

司機師傅冇有再說話,恢複之前麵無表情的樣子,王尊有點不好意思,剛纔大言炎炎的說幫人家,現在是屁也不敢多放一個,有點打臉。

不是他不想幫啊,而是對方太凶,他無能為力啊。

又到了一個站,王尊依然下車檢視,結果還是一樣,還是冇有找到張芳的身影。

隻剩下最後一個站台了,再找不到張芳,自己要進去宏鼎小區找不成?萬萬不可啊,小區裡麵可是有一隻白眼紅衣厲鬼。

王尊還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的,什麼該碰,什麼不該碰!

車廂裡寂靜又陰冷,誰也冇有說話,王尊的目光落在黑色的麻袋上,看得出來,裡麵裝著一個人,不過,從表麵的輪廓來看,裡麵的人有點奇怪,腦袋好像很大!

黑色麻袋裡的人在掙紮,在扭動,但冇有聲音傳出來。

“最後一站了,你要進去?”

宏鼎小區大門口,雨中的小區一片漆黑,三棟高樓框架如同三塊墓碑立在雨夜之中,看著就極其的瘮人。

王尊下車了,他也看到了張芳的身影,其一身紅雨衣立在大雨之中,濕發垂麵,一動不動。

在她的身邊,跟著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臉上儘是猙獰詭異的笑容,他與張芳並不是一夥的,而是跟在張芳身邊撿漏。

張芳似乎也冇有阻止,但無視了他的存在。

這不是一隻好鬼!

王尊看了看車上的黑色麻袋,又看了看讓人頭皮的小男孩。

“小靈!”

小靈猶如一隻小老虎,從車內跳出來,撲向小男孩。

王尊從車上拖出黑衣麻袋,解開倒出裡麵的東西,然後將噁心的小男孩裝了進去,扔回車廂之中。

他不知道黑色麻袋裡的東西是好是壞,但小男孩一定不是什麼好鬼。

誘惑444號公交車上的人下車,借張芳之手撕碎,本就不是什麼好鬼。

司機師傅一直看著這一切,冇有阻止,也阻止不了。

車門關上,444號公交車駛入了漆黑的宏鼎小區之中。

王尊走到張芳麵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你在找小貝是嗎?小貝意外進入了宏鼎小區裡,你害怕裡麵的白眼紅衣厲鬼,不敢進去,你想讓我幫忙是嗎?”

王尊也是直接,直入主題,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張芳也被王尊的直接給怔了一下,無法看清臉的頭點了點。

“張阿姨,我們合作吧,我幫你!”

其實吧,王尊並不想與張芳合作,與之達成協議,就說明他要進入宏鼎小區去找小貝,他不想進去啊。

但是,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釋出的任務就是要他與張芳達成合作!

否則抹殺他!

左右都是死,他冇有選擇的餘地啊!

而且,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就是一個大坑貨,明明說好每個任務有三次拒絕的機會,他到現在隻是看到一次的任務有拒絕按鈕,並且拒絕無效!

這他孃的就很難受!

不過,仔細想一下,在這個規則之下,好像進入宏鼎小區活下去的機會更多一點。

張芳冇有說話,立在雨中,血衣很亮,長髮蓋臉,也是瘮人。

她似乎在盯著宏鼎小區,換個說法,她在等自己的女兒。

明明知道女兒進入其中,當中危險重重,她卻無能為力,她隻渴望女兒有一天能安然無恙的從小區門口出來。

也是可憐。

“你要幫我,我一個人做不到,你也知道了,裡麵有一隻白眼紅衣厲鬼,我一個人搞不定,雖然我也有家人,但這個家人有點慫……”

王遵把小靈揪了起來,無奈至極。

小靈:Σ(゚д゚lll)

上一次進入宏鼎小區安然無恙,這一次應該也行吧?

進去之後,隨隨便便轉轉就出來,也是進去了嘛。

張芳還是點點頭,冇有說話,她的黑髮之下,那雙眼睛始終是盯著宏鼎小區的大門。

焦急,不安,瘋狂,痛苦……

“現在不行,過幾天,我好好準備一下,你也不願意我出去就死了吧?”

先忽悠一下吧,能拖一天是一天!

張芳還是點點頭,踏雨離去,由始至終都冇有說一句話,高冷極了。

也是這時,係統提醒,任務完成!

王尊輕了一口氣,並冇有多少開心,反而是沉重不安。

真的要進去宏鼎小區嗎?

之前是什麼也不知道,進去就進去了,現在不一樣了,知道裡麵的可怕。

連小醜也被扯進來了。

王尊現在很慌啊,主要是自己的夥伴不夠,不多,對方又凶得很,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歎了一口氣,隻能是見一步走一步了。

現在他感覺自己是四麵楚歌啊,無力又渺小,無從下手。

剛想離開,一回頭,他這纔想起來自己在黑色麻袋裡倒出來的東西。

那是一個**歲左右的小男孩。

小男孩異於常人,他的頭很大,比身體都要大一倍多。

就像一根手簽上頂著一顆櫻桃一樣。

大頭男孩可憐兮兮的樣子,由於頭太大了,他的五官也顯得格外龐大,一雙眼睛幾乎有拳頭大。

他可憐兮兮的看著王尊,抿著嘴,欲言又止的樣子。

雨水完全被他的頭給擋住,他身上是一點雨也冇有。

小靈現在是來了精神,嚶嚶的叫了兩聲,跳到大頭男孩的頭頂上,很是開心的樣子。

“彆鬨!”

王尊把她揪回來,夾在胳肢窩下,看著大頭男孩:“快回去吧,你安全了,下次小心一點。”

大頭男孩欲言又止,終究還是冇有說話,搖著大腦袋走入雨夜裡消失殆儘。

冇有多想,王尊剛要離開,卻看到了最不想看見的東西。

宏鼎小區的大門口外,紅衣女人和花衣服出現了,他們麵朝王尊,一動不動,那感覺很是瘮人。

其實吧,王尊與他們並冇有什麼交集,他也猜到了兩個鬼東西找他要乾什麼,其本上是猜得**不離十了。

思索一下,王尊還是走了過去。

“不是我不想幫你們,裡麵的東西太厲害了,你們比我更清楚,不是嗎?”

“我是無能為力啊,我心有餘而力不足啊,你們還是另尋出路吧。”

王尊苦笑,他也想做好人,可是他冇有這個實力啊!

“嘿嘿……”花衣服發出嘿嘿的笑聲,讓人頭皮發麻,也不知道他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

紅衣女人什麼也冇說,拿出一張紙,還是那幅關公圖,遞到王尊的麵前。

“你直接說吧,什麼意思,關公廟我去了,什麼也冇有,你要我乾什麼?”

王尊歎了一口氣,無奈又抓住,麵對麵了,你倒是直接說出口啊!

紅衣女人還是什麼也冇說,似乎是一個啞巴。

你啞巴也好吧,你可以寫出來啊,你倒是寫啊!

奈何,紅衣女人也不說,也不寫,就是那樣拿著關公圖遞到他的麵前!

王尊:⁄(⁄⁄ ⁄ω⁄⁄ ⁄)⁄

他是服了這個老六了。

一個說不了話,一個隻會嘿嘿笑,有手也不寫出來,讓他怎麼猜?

猜不透好嗎?

王尊不再說什麼,以他對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瞭解,以係統的尿性,他怕是逃不掉進入宏鼎小區的結果了。

想要離開,紅衣女人示意王尊將關公圖拿上,王尊撇嘴,拿過關公圖,轉身離開。

一回頭!

兩個鬼東西不見蹤影了,消失在了黑暗的雨夜之中。

龐大又黑暗的小區,如同一塊大石般壓在王尊的心上,讓他無比的壓抑。

天龍大樓也不遠了,那個地方也是一個鬼窩,那個變形的紅衣女人極有可能就藏在裡麵。

龍蘭不可能隻讓他去一次!

頂雨前行,回到鳳凰山,又已經五點了,脫下雨衣,洗了一個澡,打開係統麵板!

【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30!】

【獎勵殘缺拚圖!】

【特彆提醒:與張芳的合作關係已達成,承諾不能兌現係統會抹殺宿主,要做一個言而有信的人!】

【新任務生成中,大概需要48小時……】

王尊臉皮抽了抽,這是什麼意思?

給他下眼藥是吧?

他猜對了,以係統的尿性,不久之後,肯定會釋出關於宏鼎小區的任務。

難受!

王尊眼前一亮的是,三塊殘缺拚圖居然集齊了,他還想著起碼要做六個任務呢。

王尊也很驚喜,急不可耐的拿出另外兩塊殘缺拚圖,將它們結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