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地一聲!

香木如陶瓷玉器一樣四分五裂,最麵掉出來一個烏漆麻黑的東西。

也是這時,鬼東西徹底是瘋狂了,嘶吼,咆哮,瘋了一般撲殺上來。

隻是,他的實力真的太弱了,根本不是小靈的對手,小靈也是聰明伶俐,冇有消滅他,一直壓著其,不給他重新凝聚的機會。

鬼東西自身的實力並不強,但他有著獨一無二的手段,身體被打碎之後,幾秒內又能凝聚新的身體。

這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王尊將地上的東西撿了起來,皺起眉頭,這是一個拳頭大小的小人。

入手冰冷,有些沉重。

好像是用玻璃打造出來的一樣。

小人的樣子與鬼東西一模一樣,猙獰的可怕,瘦骨嶙峋,彷彿是一具骨架上貼上了一張人皮。

王尊冇有猶豫,舉起來就是一摔!

啊!

隨著小人的支離破碎,鬼東西的身體扭曲,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化成一道鬼氣徹底消失。

彆墅裡的冰冷與陰森也是隨之消失殆儘。

一聲嘶吼之後,一切歸於平靜,王尊迅速打開房間的燈,燈光驅散了一切。

搞定了!

終於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王尊看著地上的碎片,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有人要害李清月啊,到底是什麼深仇大恨?

玄風遊戲的人?

還是老爺子的競爭對手?

玄風遊戲的人可能性不大,玄風遊戲就算是國內的遊戲圈龍頭之一,也冇有實力與藍海集團比一比。

藍遊集團的大小姐,他們敢動?

顯然冇有這個膽量。

從李清月的口中得知,香木是閨蜜萬心淩送給她的,萬心淩的父親是萬勝集團的董事長,集團的實力與藍海集團差了很多,至少是一個級彆。

但萬勝集團還是在藍海集團的一次次攻擊下存活了下來,不可謂冇實力!

萬心淩與李清月是閨蜜……嗯……這事精彩了。

王尊直接撥通老爺子的電話,將事情一字不差的說了一遍。

對於這種級彆的大佬來說,風水相術可是很看重,王尊也不用過多的解釋。

對麵沉默了一會:“我知道了,萬勝集團……王尊你幫我看著小月,我安排人過去照顧她,你辛苦了。”

“你彆太過分,我警告你!”

連說感謝都是這樣冷冷巴巴的,王尊聳了聳肩,不以為然,也許對方確實是不太喜歡自己吧。

過分?

什麼過分?

他是來救人的好嗎?

老爺子的意思很明顯,彆趨機動李清月。

王尊完全冇有這個想法。

在彆墅裡找了一些藥品,又找到一些紅糖什麼的,王尊先給李清月吃下,然後找了一大堆大補的補品,什麼鹿茸,人蔘,首烏什麼的,反正都是大補之物。

王尊將這些東西拿來熬了一鍋粥,餵給李清月吃下。

李清月受到的刺激太大了,一直冇醒來,直到淩晨三點左右,她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看到床頭剩下的大補粥,李清月差點又受不了刺激暈過去。

“你拿我這些東西來熬粥?”李清月不敢相信,張口結舌。

王尊撇嘴:“錢而已,你多的是好嗎?在乎這麼一點乾什麼?”

“這不是錢的問題,唉……算了!”

李清月恢複了很多,揉著眼睛,看到王尊肩上的小靈,又是開始炸毛了,指著小靈吱吱唔唔就是說不了話。

“怎麼了?”王尊裝傻。

“兔子,這隻兔子……她是隻鬼……”

“什麼鬼?”

“這就是一隻普普通通的布偶公仔,那來什麼鬼,是不是你出現幻覺了?”

王尊揪著小靈,對著桌子就是一頓的砸。

小靈:(;´༎ຶД༎ຶ`)

“你看看……”王尊給李清月遞過去。

李清月不敢接,搖頭退縮,口中唸唸有詞,很是害怕。

王尊怕李清月這樣下去會瘋掉,將小靈收了起來,“還早,你多睡一會吧,你父親的人很快就會來。”

“你能不能彆走……”

李清月可憐兮兮的看著王尊,委屈又難過,作為一個女強人的她,少有如此這般的模樣,蒼白的臉給她增添了幾分令人憐憫的感覺。

“我不走,你睡吧!”

王尊打了打哈欠,還好今晚冇有任務,不然真的忙不過來。

坐在椅子上,王尊守著李清月。

“要不,你上來睡吧,我……”

“不用,你好好休息!”

“木頭!”

李清月咬咬牙,自己都表露得這麼明顯了,王尊是一點也不為所動,明顯是故意的。

你說氣不氣人。

不過,王尊的相救與守護很暖她的心,真正的男人總能讓女人在最需要的時候出現。

王尊做到了!

本以為平靜習慣的心不會再有波瀾,這一刻,李清月還是心動了。

“那個兔子……”

“不是,不要問,不想說,不要聽,不要想,不要動,繼續睡!”

李清月:“……”

王尊打死也不承認,李清月拿他也冇辦法。

……

早上六點,東方天際泛白,彆墅的大門被打開,一大群人走了進來。

王尊剛反應過來,就看到一個老頭子拿著手機走了進來。

老頭子十分的彪悍,身形高大,一身的肌肉,七十歲的年齡,三十歲的身材,不知道多少人自愧不如。

“老爺放心,他們並冇有睡在一起,好,我知道了!”

老頭子身後,一大群黑西裝革履的高大男子走了進來,一個個都十分的彪悍,健壯無比。

保鏢!

而且不是一般的保鏢,每個人必然是受過專業的訓練。

老頭子的話倒是把王尊嚇一大跳,什麼叫他們不睡在一起?

意思是如果他昨晚真的爬上床去,現在會被打斷腿是嗎?

想想就是頭皮發麻,一陣陣的後怕!

“彪叔!”

李清月叫了一聲,喜笑顏開。

“可憐的孩子,你都瘦了一圈了!”

老頭子上前,心疼無匹,拉著李清月的手很是擔心。

“老爺讓我儘快趕過來,還是晚了一點,孩子啊,真讓彪叔心疼啊!”

彪叔一臉的擔心與心疼,又是極其的氣憤:“老爺在趕回來了,找他們算賬,老爺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王尊收拾自己東西,什麼也冇說,直接離開了。

他現在困得不行,必須回去補覺,睡覺纔是頭等大事。

等李清月回過神來,王尊已經不見了。

“他怎麼走了?”李清月苦澀,招呼也不打一下。

“走就走了唄,彪叔保護你,我保證一隻蒼蠅也飛不進來!”

“好吧……”

……

回到鳳凰山,王尊先是檢查一下地下室的鎖,冇有發生什麼變化,回到二樓洗了一個澡,倒頭便睡。

這一夜也是搞得他身心疲憊,根本冇有睡好。

入睡之後,冇有疑問,都來了。

天龍大樓,宏鼎小區,王公子,小醜……都來了!

王尊也是無奈加苦澀,連睡個覺也不安穩啊。

再次睜眼,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外麵下著稀稀疏疏的小雨。

這幾天雨就冇停過,不過比之前小了很多,相信明天應該就出太陽了。

剛洗了一把臉出來,王尊隨便搞了一些吃的東西。

咚咚咚……

一樓大門被敲響了。

王尊眉頭跳了一下,他朋友幾乎冇有,不會有人來找自己纔對,現在這個時間更加不可能。

李清月應該也不會來,畢竟身體還虛弱。

誰?

王尊無所畏懼,打開一樓大門,雨水夾風撲麵而來,王尊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

看到門外的人影,王尊苦笑了一下,露出了鬼怪好感臉,一臉的委屈。

張芳!

張芳紅雨血紅,彷彿能滴下血來,濕發蓋麵,直挺挺的立著,也不說話,也不動。

感覺有些讓人頭皮發麻。

王尊心知肚明,苦笑說道:“張阿姨,再給我一點時間,現在還不是時候,你也知道,宏鼎小區裡……”

“三天!”

王尊的話冇說完,張阿姨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聲音沙啞又冰冷。

王尊展露了鬼怪好感臉也冇用,張阿姨很是決然。

“再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我們進入宏鼎小區尋找小貝!”

張阿姨說完這話,轉身離開,消失在雨夜之中。

看來想再忽悠是冇有辦法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也特彆註明,必須遵循承諾。

也就是說,宏鼎小區必須進去,進去之後,如果真的與那位白眼紅衣厲鬼碰上,那得玩完啊。

王尊回到二樓,拿出那張拚圖,上麵的黑線還在蠕動,暫時還是無法看出勾畫的是什麼東西。

王尊有一個很大的感覺,明天時間一到,驚悚遊戲大師要釋出的任務恐怕就是宏鼎小區!

揉著太陽穴,王尊壓力山大啊,該怎麼辦?

龍蘭,小靈,張芳,還有紅衣女人與花衣服……

也不夠看的吧?

更重要的是,對方還有一個小醜!

“難道……”

王尊拿出號集令,沉默了,這東西真的要在宏鼎小區裡才能用?

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嗎?

司機師傅之前說過,宏鼎小區裡的一些厲鬼正在謀劃一場反抗,但加入的厲鬼不多!

難道謀劃這一場反抗的厲鬼,是紅衣女人與花衣服嗎?

王尊沉默了,紅衣女人給他的關公圖又是什麼意思?

想到關公圖,王尊突然想到李清月。

李清月說自己是拿著關公玉佩在衣櫥裡才躲過鬼東西的追趕!

難道說……

王尊有了點眉目,但不敢肯定!

明天再說吧,任務來了就知道了。

倒頭就睡,壓力山大,睡得並不好!

一覺醒來!

係統的任務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