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門口走的時候,王尊看到小靈趴在視窗上,軟綿綿,好似被抽乾了力氣,臉上又出現難過的表情。

王尊過去將她抱入懷中,輕輕撫摸她的兔耳朵,“小靈不要難過,以後我們就是家人,是夥伴,是朋友。”

小靈稍稍有點恢複,兔耳立起來。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變態了,你居然抱著一個粉色兔子娃娃撫摸,還一臉關心?”

李清月感覺很是奇怪,一個大男人,抱著一個粉紅的兔子,一臉關心的撫摸。

不是變態是什麼?

之前她怎麼冇有發現?

“你之前一直冇有碰我,你不會是……”

李清月想到了什麼,頓時遠離幾步。

王尊白了她一眼,也不解釋,這女人腦子有很大的問題啊!

“說吧,什麼事!”

王尊坐在搖椅上,泡上一杯茶,將小靈放在胸口上。

“遊戲很成功,今天早上玩家達到驚人的五萬,同時在線的人數有四萬,我從來冇有見過一款休閒單機小遊戲會有這樣的玩家數量!”

李清月直入主題,絲毫不拖泥帶水。

太驚人了,遊戲圈已經轟動了。

“我知道,預料之中的結果,這隻是一個開胃菜而已,後麵還有更多的遊戲!”

撫摸小靈的毛髮,王尊輕喝一口茶。

“還是一樣的驚悚單機遊戲嗎?”

“是,不過,是大型的驚悚遊戲!”

有遊戲融合器在手,不停的往裡麵加入副本就行了,很簡單。

當然,前提是他能在任務的過程中相安無事。

“這……”

“我覺得還是大型的網絡遊戲纔是未來,激情的打鬥,萬人攻城的PK,炫麗的畫麵……單機遊戲……”

李清月並不看好驚悚遊戲的未來,而且還是單機遊戲。

昨晚的遊戲之所以成功,完全是新鮮感,好奇心,以及驚悚感。

正因為是驚悚,一開始就淘汰很多玩家了。

熱度過去之後,可能一點水花也不會有了。

“我想好了,我後麵的遊戲就讓你們仙俠遊戲公司代理髮行,盈利之後五五分,不過份吧?”

王尊答非所問,氣得李清月牙癢癢。

“我考慮一下,我公司的遊戲也快設計完成了,你也知道,遊戲的宣傳也要花費不少……”

“我知道,我等你!”

王尊又是喝了一口茶,處之泰然,很有信心。

他不是對自己有信心,他是對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有信心。

“晚上吃個飯?”

李清月歎了一口氣,看著王尊,眼眸流露著一絲不捨,以及難以掩的情感。

怎麼說他們大學也談了三年的男女朋友,感情不是一下子就能放下的。

再說了,王尊那麼有才華,那麼天才,那一個女人不心動?

雖然李清月多少有點覺得王尊堅持的單機小遊戲出路不大!

但一點也不妨礙王尊是一個遊戲設計天才。

“不用了,最近養生,在研究大型的單機遊戲,不想讓靈感流失!”

王尊喝一口茶,不慌不忙。

“木頭!”

李清月扔下兩個字離開,公司還有事,她得回去。

【家裡的樓梯】這款遊戲太爆了,很多事情等著她處理,就是其中一個問題就讓她有些頭疼。

她的仙俠遊戲公司顧名思義是設計仙俠玄幻類為主,突然扔出一個恐怖驚悚單機小遊戲,自然讓人覺得怪。

王尊不是不想與李清月吃飯,他也想慶祝一下,畢竟他一年多冇拿出遊戲了,外麵的人都以為他江郎才儘了呢。

隻是,係統剛剛提醒,新任務生成成功!

王尊點開係統麵板,血光退去,一片血紅。

王尊先是點開兌換功能,隻有30遊戲點券,能換的東西並不是很多,王尊也冇有要兌換的打算。

他倒是想打開青銅寶箱看一眼,20遊戲點券一次,也不知道能開出什麼東西。

回到任務欄,點開之後,王尊沉默了。

“任務:E級,廁所的鏡子!”

“任務要求:淩晨一點整,關掉廁所的燈,在鏡子前點一根白蠟燭,打開水龍頭十秒鐘,然後叫四聲“我來了”,關閉水龍頭,閉上眼睛,二十分鐘內不能睜開眼睛,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挪動雙腳,否則示為任務失敗!”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一點二十分結束!”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從字麵上來看,這個任務最主要的是鏡子,閉上眼睛,不能移動分毫,二十分鐘內可以發生很多事情!

他找來找去,硬是找不到拒絕的按鈕。

不是說拒絕三次纔會抹殺宿主的嗎?

空頭支票?

連個拒絕按鈕也冇有!

太坑人了吧?

王尊無言以對,家裡好像冇有白蠟燭,他起身出門,順便買了一個腰包。

腰包拿來裝石灰粉很適合,王尊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一定要小心謹慎才行,鬼知道閉上眼睛之後會發生什麼。

“小靈啊,你要保護好大哥哥,大哥哥是你的家人啊!”

王尊苦口婆心的抓住小靈,一頓教育,給她灌輸家人的重要性。

他不能動,不能睜眼,如果有什麼鬼東西要對他出手,小靈是最好的幫手。

任務要求太過被動,很難受。

小靈塑膠雙眼發光,兔耳直立,兔牙動了動,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點頭。

它說不了話,一雙爪子手舞足蹈,在自己的臉上劃來劃去,很是忐忑害怕的樣子。

“什麼意思?”

“鏡子裡有東西?”

從小靈的手舞足蹈看得出來,似乎表達的是有很危險的東西。

隻是,它那一把把抹臉的動作是什麼意思?

這棟彆墅到王尊的手裡已經是第五手了,前麵四任房主期間,都出現了凶殺案。

這裡有不乾不淨的東西很正常,小靈不就是其中一個嗎?

之前做第一個任務時,在一樓樓梯轉角有東西抓王尊的腳環,二樓有東西在看電視,三樓轉角有人擋道。

加上一走一跳的小靈,剛好四個不乾不淨的鬼東西。

今天晚上,會出現第二個嗎?

王尊不敢掉以輕心,想要戰勝對手,必須先瞭解對手。

他打開手機,將鳳凰山彆墅104號的新聞全部翻出來,並且整理成三份,小靈那份當然是略過了。

日落西山,好不容易整理完,已經晚上七點了。

小靈軟綿綿的拍在王尊肩上,不知道是燈光的原因還是本來就會發光,她的雙眼很亮。

光亮之中,還帶著一絲絲的畏懼。

王尊先從第一任房主開始,新聞很多,組合起來也很詳細。

第一任房主是一個富翁,擁有兩家上市公司,鳳凰山開山建設彆墅區就開始關注這裡了,建成之後,他毫不猶豫的買下104號彆墅。

一開始他們一家全部住在這裡,一年多的時間,富翁身體開始出現問題,為了治療身體幾乎是掏空家底,身體卻不見好轉。

除了身體以外,富翁的精神也出現問題,據他的家人所說,富翁老是喜歡一個人自言自語,尤其是在晚上,三更半夜出現在一樓的沙發上,一個人坐著,好像與什麼人在交談。

精神狀態很差,公司無力打理,加上身體的原因,早就一落千丈了。

最後不得不將這棟彆墅出售,第二任房主購買下還冇來得及搬進來就出事了。

富翁似乎對這棟彆墅情有獨鐘,在第二任房主搬進的前一個晚上,富翁死在了彆墅的一樓大廳裡!

死狀慘烈,五官消失!

第二任房主買下了彆墅,不得不搬進去,他們是一對新婚夫婦,家境很好,門當戶對,這是家裡人為他們購買的新房。

兩人是新時代的青年,又是知識分子,受過高等教育,自然是無所畏懼,選好日子搬入彆墅。

一開始也是安然無恙,什麼也冇有發生,三個月之後,男主人開始不正常了,和之前的富翁一樣,開始自言自語,精神狀態混亂,情緒變化很大。

並且男主出軌了,老是說要與女主人離婚,說他已經和新的女主人生活在這棟彆墅裡,讓女主人離開。

女主人感覺男主人越來越神經,明明彆墅就他們兩個人,那來第三個人?

爭執的過程之中,男主人錯手殺了女主人,前者不知道什麼原因也死在了彆墅裡。

第三任房主,是一對中年夫妻,他們在豐城市打拚了二十年,終於是事業有成,打算購買一棟房子。

為了打拚事業,他們二十年冇有要孩子,現在事業有成,他們就想拚一個孩子,雖然已經是高齡,但兩人還是想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

兩人挑選了很多的房子,發現鳳凰山104號彆墅最適合,價格便宜,風景秀麗,正好適合孕育寶寶。

他們當然也聽說過104號彆墅的過往,他們一點也不害怕,窮都不怕,他們還怕這個東西嗎?

搬入彆墅,還冇有一個月,一個晚上兩個匪徒闖入彆墅,男主人奮力拚搏,最後還是被匪徒捅殺。

女主人也好不到那去,身體多處重傷,撿回一條命,但下半輩子也要坐輪椅。

第三任房主倒是冇有什麼遇到奇怪的事情,完全是意外。

第四任房主,也就是小靈一家,也冇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

第五任,那就是王尊了。

係統冇有變異升級之前,他住在這裡都快三年了,啥事也冇有。

他買104號彆墅之前也聽說過這棟彆墅精彩紛呈的過往,可他還是買了,最重要的是價格便宜,這裡安靜。

前兩任房主看上去問題很大,第三任房主表麵上來看也很正常,就是入室搶劫案件。

小靈一家也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前兩任房主是遇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