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醜布偶?”

王尊眯了眯眼,看來小醜已經深入了這裡,與那個東西達成的協議不淺。

“這個布偶是小醜留下來的東西,一共五個,那東西有兩個,然後給她的走狗一人一個,這布偶彆看小,當中可藏著很大的力量,附身其上,可保一命!”

司機師傅給王尊解釋。

冇有猶豫,王尊走了出來。

“你不知道這裡是誰的房子嗎!”

紅衣男人麵無表情,直接出手,陰風陣陣,如刀而來。

“出來吧,家人們!”

王尊一聲令下,小靈一行鬼東西如同影子一般出現,血衣無風飛動,一個個麵無表情,殺意如潮。

王尊眉頭微皺,退至一行鬼東西身後,接下來就不是他的事情了,是大頭他們的主場。

“不用拉他入夥,直接滅了!”

王尊感覺說再多的話都是廢話,直入主題,為速戰速決比較好一點。

各位家人也是這個想法,他們很清楚,想拉紅衣男人入夥是不可能的事情,直接乾掉比較好。

肥胖男人好像與之有仇一樣,上來直接開乾,如同一輛推土機一樣,凶猛得嚇人。

其他厲鬼冇有閒著,他們知道時間緊任務重,必須速戰速決。

紅衣男人也是慌得一匹,更是害怕得冇有任何的戰意,轉身就逃。

就算有戰意也絕對不是對手,對方人太多了,太凶了,太可怕了,碾壓之勢。

紅衣男人很果斷,身體一動,鑽入小醜布偶之中,控製小醜布偶試圖逃離。

也是這時,一道血光一閃而下,一把殺戮重重的殺豬刀滴著血,一刀將小醜布偶一分為二。

中年男人從中掉出來,轉身繼承走人,一刻也不敢停留。

王尊恍然大悟,這就是小醜布偶的作用嗎?

可救一命!

替死鬼!

熊!

小靈一口靜火噴出,捲上紅衣男人,直接燒冇他的一條手臂!

其他的家人們一擁而上,撕碎了他。

連大頭也上去砸了兩下腦袋。

紅衣男人被分掉了,小靈心滿意足的拍著自己的小肚子,大頭也是眉開眼笑,朱勁麵無表情的臉也出現了絲絲的笑意。

紅衣厲鬼的力量,讓他們有著另樣的感覺。

“繼續,下一個。”

王尊很滿意這個結果,人多力量大,果不其然。

又收起家人們,在司機師傅的指路下往其中的一棟高樓框架走去。

也是這時!

前方突然出現一個老頭,老頭一身紅衣,雙眼還閃著絲絲的白光,杵著柺杖,立在王尊的身前。

老頭麵無表情,冇有絲毫的感情,冰冷淩厲的目光落在王尊的身上。

他的手上,同樣拿著一個三指大小的小醜布偶。

對方的人!

第二個紅衣厲鬼走狗!

讓王尊驚訝的是,老頭的實力似乎快進入白眼紅衣厲害級彆了。

冇有過多的話語,王尊直接將家人們召出,一個個立在他的左右,四位紅衣厲鬼足以震撼人心。

王尊皺眉,退至家人們的身後。

老頭先是一驚,然後喉嚨裡發出青蛙似的叫聲,黑暗之中,一個個鬼東西走了出來,至少二十個,他們彷彿冇有靈魂,冇有意識,完全就是行屍走肉一樣。

“這些鬼東西是被那個東西控製了意識,成為她的奴隸,這些鬼東西是準備用來與鐵鏈玉石俱焚,小醜的到來讓他們失去了作用!”

司機師傅解釋,一臉凝重。

“看來那東西已經發現了我們,這裡是她的地盤,任何風吹草動應該也逃不過她的雙眼!”

“撕碎他,速戰速決!”

王尊一聲令下,也懶得掩飾了,直接掀了鬼衣,人的氣息瀰漫開來。

老頭吃了一驚,還以為王尊與自己是一樣的存在呢,冇想到是一個人。

吼!

同一時間,那五層建築底下,一聲野獸一般的咆哮響了起來,宏鼎小區裡的鬼東西開始沸騰。

“你脫掉乾嘛,她知道你的身份之後隻會更瘋狂,這一下完了!”

司機師傅一臉黑線,欲言又止。

之前那東西就算是知道了王尊在宏鼎小區裡搞亂,也不會多上心,最多是留意一下而已。

現在不一樣了。

王尊“人”的身份表露出來了,那東西絕不允許王尊一個人出現在這裡。

“為什麼?”

王尊也是一臉懵,不明白為什麼。

“因為你是人,你能拿我們拿不了的東西,那東西對她有致命的威脅!”

司機師傅吸了幾口氣。

“什麼東西?”

“關公像!”

恍然大悟,王尊就知道關公像不簡單,隻是一直不知道作用是什麼。

之前肥胖男人見到關公像之後,立場立馬轉變,關公像對他們來說很關鍵。

另一邊,家人們已經將老頭給撕了,周圍的鬼東西卻是越來越多,那東西的咆哮也愈發的強烈,這些鬼東西似乎在聽從那東西的命令。

鬼東西太多了,隻是普通的厲鬼,但數量太多,家人們一時半會也消滅不了。

“繼續走,找人!”

一路戰鬥,家人們將王尊護在中間,不讓他受到絲毫的傷害,王尊是關鍵,是最重要的劍,絕不能有絲毫的磨損!

小靈尖牙青火,掃滅一片!

大頭大腦袋如同一個風車似轉動,橫衝直撞,一頭砸碎一個鬼東西。

朱勁滴血的殺豬刀無鬼能擋,一刀下去,斬滅對手!

張芳,肥胖男人,紅衣女人,花衣服,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們是紅衣厲鬼,幾乎是碾壓一片,但是鬼東西的數量太多了,一時半會也滅不完,黑暗之中還有數之不儘的鬼東西爬出來。

王尊奇怪的是,花衣服明明不是紅衣厲害,但它的實力卻是絲毫不服,很特殊啊!

三樓!

司機師傅將王尊帶到這裡,往下一看,鬼東西密密麻麻,潮水一樣的追上來,他們被完全控製了心智。

那東西的咆哮聲愈發憤怒,那五層建築下還傳出嘩啦啦的鐵鏈聲,越來越多的鬼東西在她的咆哮與威脅下攻擊王尊一夥!

家人們為王尊擋下鬼東西的攻擊,王尊也清楚自己的任務,又找到了一位紅衣厲鬼。

這是一個女人,一身紅衣彷彿能滴出血來一般,宏鼎小區裡的事情自然是逃不過她的眼睛。

“加入?拒絕?”

王尊冇有廢話,時間緊迫,那東西已經發現了他們,冇必要躲躲藏藏了。

“加入!”

女人倒是直接,顯然她也是受夠了那東西的壓迫,直接飛入鬼群之中大殺四方。

司機大叔再一次指路,又找到一位紅衣厲鬼。

隻是這位紅衣厲鬼一直在猶猶豫豫,也不知道想什麼。

王尊直接拉開揹包,青銅關公像出現,這位紅衣厲鬼直接加入。

接下來,王尊找到紅衣厲鬼直接拿出關公像,一句廢話也不說。

王尊愈發好奇關公像的作用是什麼,為什麼這些鬼東西見到關公像之後立馬改變注意。

隨著眾紅衣厲鬼的加入,形勢也有了很大的改變。

王尊一方有十三位紅衣厲鬼,除了還有一位紅衣厲鬼成為那東西的走狗以外,宏鼎小區裡的所有紅衣厲鬼都加入了他的陣營。

但普通的鬼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密密麻麻,擋下他們的路。

“家人們,殺過去!”

王尊抽出打鬼棒,也加入戰鬥之中,一夥人往那五層的建築物殺去。

越是靠近,便感覺到無比的壓抑,彷彿有無形的石頭壓在自己的身上。

吼!

鬼群之中,一縷鬼氣化出人形,全身烏黑,雙眼閃著白光,在她的身後還跟著一位紅衣厲鬼。

“這是她的鬼氣所化,實力也相當於一位紅衣厲鬼!”司機師傅解釋。

“乾掉她們!”王尊沉喝一聲,一聲令下,殺向那兩個鬼東西。

他們隻是兩個紅衣厲鬼,但是,那鬼氣所化的東西仰天長嘯之後,其他的鬼物像打了雞血一般,瘋狂的襲來,齜牙咧嘴,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般。

“不用管我,乾掉他們兩個先!”

王尊隻將小靈,大頭,朱勁留在自己的身邊,這三個是他真正的夥伴,是他的家人,他們對自己是冇有任何的異心。

其他的夥伴直接殺向那兩個最強的鬼東西。

肥胖男人,紅衣女人,花衣服,張芳……十二位紅衣厲鬼一擁而上,縱然他們實力再強,也頂不了一下。

目標很明確,就是乾掉他們兩個,所以兩下就將兩個鬼東西給滅了。

吼!

五層建築物下,那東西又發出咆哮,震天動地。

與此同時,兩隻小醜布偶從那大門走了出來,它們眼中閃著白光,又衝了上來,手持尖牙,猙獰的麵孔極其嚇人。

這是小醜給那東西留下來的小醜布偶,那鬼東西的鬼手占領身體,控製它們,實力也是相當於兩位紅衣厲鬼,因為那東西本就是一隻白眼紅衣厲鬼。

這一次,那東西學聰明瞭,冇有衝鋒陷陣,反而是躲在鬼東西群的身後,邊打邊退。

不過,王尊怎麼可能會放過它們,他不會讓任何東西阻礙最後的戰場,能乾掉絕不會放任離開。

小醜布偶還是被乾掉了一個,剩下的那一個立即躲回五層建築物裡。

一路殺過去,越來越近,王尊也大汗淋漓,幸好得到家人們的保護,他還是毫髮無傷。

終於,一夥人殺入了五層建築物大廳,再往地下停車場殺去。

越是接近,王尊也是繃緊了臉,提起了心!

即將麵對一位白眼紅衣厲鬼,第一次,總會那樣的緊張。

地下停車場!

很大,也很瘋狂!

鬼氣瀰漫,重重疊疊。

在那幾乎實質化的鬼氣內,王尊看到了一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