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阿彌陀佛碑?”

雖然王尊隻看到了兩個字,但可以猜得出全部的內容。

上次他聽大頭說,小醜控製長海福利院那些鬼東西是想去搬南無阿彌陀佛碑。

他當時留了一個心眼,關於小醜的事,他都留心眼。

“他不會是想救出那些被南無阿彌陀佛碑鎮壓的鬼東西吧?”

王尊皺下眉頭,這隻小醜到底是想乾什麼?

壓力山大!

揉了揉太陽穴,看了一眼時間,五點半了,還有半個小時才天亮,他的任務是存活到天亮。

歎了一口氣,撿起地上的關公像,王尊裝回揹包裡,看向眾鬼東西。

無一例外,他們看著王尊的目標很友善,很感激,很激動。

尤其是紅衣女人,張芳,肥胖男人,司機師傅……

一切都在不言中。

王尊冇必要加入這場戰鬥中的,差點喪命,但他加入了,救了他們。

當然,這是他們的想法。

說到底,其實王尊也是如此,任務是在這裡存活到天亮就行了。

但是,他為了以後少一個對手,未雨綢繆,他還是決定乾掉白眼女人。

也可以說,他隻是為了自己而已。

“你們自由了!”

“離開這裡也好,留在這也罷,你們以後不要害人就好!”

王尊很累,不想多說,逃過一劫之後的感覺就是累!

全身痠痛,無力,發冷冒汗。

“謝謝!”

紅衣女人點了點頭,一眾鬼東西抱以感激之心。

王尊擺了擺手,收起大頭小靈朱勁,往宏鼎小區大門口走去。

這僅僅隻是開始,之後會更艱難。

六點到了,係統提示任務完成,東方天際已經泛起了魚肚白。

成功活過來了,王尊大鬆一口氣,呼吸新鮮的空氣,整個人依然十分的疲憊,全身上下都無力。

冇有急著打開任務,王尊現在隻想回去好好睡上一覺。

冇有什麼比睡覺更重要的事情,在他看來是這樣的。

宏鼎小區裡,鬼東西們看著王尊離開,依舊無比的感激。

他們之中有的會離開這裡,有的會留下來,無論是那一個選擇,對他們來說都是自由的。

這是他們渴望了很久的事情。

宏鼎小區大門口。

王尊看到了出租車,快步走上去。

司機大叔將手機放下,驚訝的看著王尊:“我正想報警呢!”

“你怎麼了?麵無血色,不見了半條命?”

“差不多吧!”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無奈的歎了口氣,不再說什麼。

一路上都冇說話,在市區的道路上王尊就下車了,趁著天還冇有大亮,他戴上麵具來到關公廟,想將關公像放回原處,然後再給點修玻璃的錢。

冇想到的是,關公廟前麵已經拉起了警戒線,還有警方的人守著,王尊隻能離開,睡醒之後再想辦法送回來吧!

回到彆墅之後,王尊迅速洗了一個澡,彷彿能洗掉身上的疲憊與不堪。

很困,很累,不過他還是打開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

點擊任務欄!

這個任務九死一生,獎勵的東西應該不少吧?

當然,這是王尊自己的想法,以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摳門勁,也不知道能給多少獎勵。

【特殊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100,已經扣除宿主所欠的遊戲點券!】

【獎勵遊戲:死亡小區!】

【獎勵升級器碎片:5杖!】

【獎勵鬼晶:3杖!】

【獎勵殘缺拚圖:1塊!】

【獎勵444號公交車!】

【獎勵抽獎機會一次!】

【獎勵黃金寶箱一個!】

【新任務生成中,預計48小時!】

……

看完上麵的資訊,王尊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這一次,這麼豐厚嗎?

出乎意料啊!

他有些不敢相信。

一次性獎勵了100遊戲點券,扣除所欠的遊戲點券,還剩下47遊戲點券未還。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次的獎勵真的太豐富了。

升級器碎片5杖,加上之前的一杖,擁有了6杖,還差4杖就能組合出一個升級器。

鬼晶3杖,王尊倒是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第一次見。

殘缺拚圖一塊,又有新的拚圖,前麵的拚圖還冇有完全露出盧山真麵目,又來了一塊。

444號公交車,王尊也是如願以償了,擁有了自己的車輛,隻要一招就來,任何地方都能去。

最重要最重要的獎勵是,抽獎機會一次,黃金寶箱一個。

王尊口水都流出來了,他攢了不知道多久遊戲點券都冇有能開一次黃金寶箱,這一次是直接給他一個人啊。

這是彌補他嗎?

驚悚遊戲大師這一次是大出血了啊,還算是有點良心。

急不可耐,王尊打開黃金寶箱,一陣金光過後,一張卡片飛了出來。

嗯?

王尊拿過來一看,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果然是送的東西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打鬼錘體驗卡:一次性物品,捏碎之後可得到打鬼錘,使用時限為一個小時!】

給了黃金寶箱,又好像冇給,王尊隻能默默的收下了,有也比冇有要好吧?

然後,他打開抽獎,冇有猶豫,直接開始。

讓他一臉黑線的是,抽出來的東西是一雙紅豔豔的繡花鞋!

“不會又是莫玉的東西吧?”

王尊吞著口水,忐忑的打開,臉立馬拉了下來。

【莫玉的繡花鞋】

冇有其它的介紹,就一個名字。

莫玉的玉佩,莫玉的絲帶,莫玉的繡花鞋!

這三樣東西,隻有血色絲帶是有點用,另外兩樣都是一個名字,冇有介紹與作用。

這莫玉何許人也,這是要王尊通過抽獎給她搬家嗎?

本想著黃金寶箱和抽獎都能得到意想不到的驚喜,現在看來,白興奮了。

還欠著驚悚遊戲大師係統47遊戲點券,王尊一下子冇了精神。

拿出從未見過的鬼晶,外形就是鑽石模樣,它全身血紅,更像是三顆血鑽。

【鬼晶:對厲鬼有很大的幫助,可以提升厲鬼的實力了!】

很簡單的介紹,也很直白,更多是很有用!

剛好三顆,王尊分給了小靈他們,三個鬼東西很開心,對他們來說,這就是美味的食物,連一直麵無表情的朱勁都露出了笑容。

打發三個鬼東西之後,王尊將新的遊戲搞到手機上試玩起來。

劇情一般來說與他做的任務差不多,但也有改動。

這個遊戲的難度就大了,王尊知根知底倒是很容易就通關了。

但對玩家來說,難度很大。

一共分為三步。

第一步是要經受得起死亡小區裡的鬼物驚嚇。

第二步是要與這些鬼怪溝通,幫一些隱藏有任務的鬼怪完成任務。

第三步就是要集合死亡小區裡的所有鬼怪對最終BOOS發動攻擊。

對玩家來說,難度太高了,能不能通過第一步的鬼怪恐嚇還不一定呢,更加不會有玩家試著與鬼怪去溝通。

很難!

可以說,這是驚悚遊戲世界目前為止最難的副本了,冇有之一!

王尊還是將死亡小區融入驚悚遊戲世界裡,成為主體遊戲的第九個副本。

然後手機一扔!

睡覺去了!

……

一覺醒來!

王尊睡了一天一夜,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九點了。

一睜眼,床尾坐著三個人影。

窗簾拉著,房間裡很黑,三個人影直勾勾的看著他,一動不動,恍惚之間的王尊被嚇了一大跳!

朱勁,大頭,小靈!

王尊一頭黑線,瞪了三個鬼東西一眼。

鬼晶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力量,變化很明顯。

朱勁的殺豬刀滴血更快更多更猛,閃著瘋狂的血光,他的雙鞋也已經變得血紅,正在往紅衣厲鬼層次瘋狂的進化。

大頭的身上倒是冇什麼血紅,但明顯的感覺得出,他的變化很大,大腦袋好像更堅硬,更有質感。

小靈就不用說了,她本來就已經是一位紅衣厲鬼,身上的毛髮更加的血紅,那雙塑膠眼睛的深處似乎閃著一抹白光!

鬼晶讓他們提升不少,很有變化。

“你們乾嘛……”

王尊縮了縮脖子,三個鬼東西好像不懷好意啊。

“你睡了這麼久,我們看看你尿床冇有,好幫你換褲子!”

大頭理所當然的樣子,而且很認真。

“看了幾次?”

王尊一頭黑線,麵如死灰,自己睡著的時候被三個鬼東西掀被子看了很多次?

大頭伸出手指,一本正經的數。

啪!

王尊給他大腦袋就是一巴掌:“給我滾!”

小靈:(´・_・`)

大頭:(°_°)

朱勁:“……”

什麼怪癖,老是趁人家睡著的時候掀人家被子乾什麼呢?

有病是吧?

“老大,大廳裡的那個女人是誰?她昨天就來了,還幫你洗衣服打掃衛生什麼的,是你老婆嗎?”

“要不要我幫你嚇走她,女人隻會影響你的進步!”

大頭的大腦袋從床下冒出來,認真的看著王尊。

王尊一言不發,盯著他。

“懂,懂,懂……我這就滾,為了一個女人,連出生入死的兄弟都忘了……”

大頭縮得快,不然王尊給他一棒了。

外麵的女人是誰,不言自明,王尊起床洗漱一下,打開門出去。

一陣香味瀰漫著,廚房裡李清月正熬著粥,煎著蛋,這一次倒是有模有樣。

“你恢複好了嗎?”

王尊看著他,在沙發坐下。

“好了!”李清月頭也不回。

細想一下也釋然,李清月什麼財力,搞點營養品不是簡簡單單的嗎?

兩人也冇說話,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一般。

李清月將熬好的粥盛了上來,給王尊一碗,自己一碗,也不吃,坐在王尊對麵,笑眯眯的看著他。

“什麼事,直接說!”

王尊白了她一眼,一看就冇有什麼好事。

“你會道法?”

“我父親回來了,看到那個破損的人偶之後,他說不是大師級彆的人可消滅不了那個東西。”

李清月說的很淡然。

“不會,我就是猜的而已,要相信科學,你之前看到的都是幻覺而已,那來什麼鬼怪,你精神有問題。”

“哦……”李清月的哦拉得很長,顯然不相信王尊的話。

王尊也不解釋,也懶得解釋。

“我父親想見你!”

“冇空!”

王尊一口回絕,李清月翻了翻白眼,他父親在商界怎麼說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要說想見那一個人,那個人不得開心的飛起?

王尊倒好,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屬實是一點麵子也不給。

“查到是什麼要害你了嗎?”

其實吧,不言而喻了,從李清月閨蜜萬心淩下手,一路查下去,凶手自然而然就出來了。

“萬勝集團萬勝唄!”

“萬心淩不知道香木裡被藏了一個鬼東西,她是好心,她父親不是什麼好人,想要借我來威脅我父親,從而得到生意上的發展。”

“他們之間的談判怎麼樣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管了,他們自己解決吧!”

李清月聳肩,不以為然。

也是,有這樣的父親在,有什麼可怕的?

“你會保護我的,是嗎?”

李清月眼巴巴的看著王尊,一直要強的她居然眼睛裡露出了委屈。

“不會!”

“我們已經分手的了,彆不要臉!”

王尊又白了她一眼,迅速喝完碗裡的粥,他還有事,得去還關公像。

“我就知道你會保護我,所以我一點也不擔心!”

李清月像個傻子,聽不懂人話。

“還有什麼事?”王尊起身,收拾東西。

“驚悚遊戲世界已經有人通送到第六副本了,玄風遊戲的【恐怖世界】今晚再次開服,再次挑戰我們,我們怎麼辦?”

“挑戰我們?”

王尊笑了笑,之前都是說彆人挑戰玄風遊戲,還從來冇有聽說過玄風遊戲挑戰彆人,明顯的感覺得到玄風遊戲這一次壓力很大啊。

“才第六副本而已,第七八個副本冇有那麼容易過關,讓他們先玩著吧!”

“今天晚上嗎?”

“我知道了!”

王尊擺了擺手:“今晚再次讓他們的【恐怖世界】回爐重造!”

李清月冇有懷疑王尊的話,倒也乖巧,收拾乾淨之後才離開。

現在他倒欠驚悚遊戲大師係統47遊戲點券,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用係統功能,分解一個遊戲副本也就1點遊戲點券而已,遊戲係統應該會借給他吧?

簡單的收拾一下,王尊裝好關公像出門,冇有去關公廟,而是去找趙警官。

現在去關公廟還關公像,與自投羅網有什麼區彆呢?

來到警局,王尊找到趙警官之後,將關公像拿了出來。

“我昨天在逛街,在地上撿到的,應該是關公廟丟失的那一個!”王尊一臉的無辜。

趙警官上上下下的打量王尊一眼,並冇有說話,目光淩厲,猶如一隻老鷹一樣盯著他。

王尊心虛,苦笑,不敢說話了。

“你把這個麵具戴一下,我好好看一看。”

桌子上正好有一個麵具,與王尊之前戴的一模一樣。

這是什麼意思?

戴上麵具還得了?

以趙警官的身份,見多識廣,一眼不就認出他了?

不戴麵具,恐怕趙警官也有所懷疑了,趙警官是老警察了,認人方式很特彆,現在心裡肯定在懷疑他。

完了!

真的自投羅網了。

“趙警官,大家都這麼熟了,你在懷疑我是嗎?”

“人與人之間的基本信任也冇有了是嗎?”

“你是知道的,我這個人一身正氣,正義凜然,眼睛裡容不了一粒沙子,這種事情我又怎麼會做呢?”

“你是瞭解我的,我與罪惡不共戴天,我與凶犯不死不休,我是好人,百分之百的好人,你懷疑我?”

“趙警官你是知道的,我這個人冇什麼好,就是心存正義,這種偷雞摸狗的小賊,我是最看不起的,恨不得撕碎他!”

“趙警官,你這不是寒我的心嗎?”

王尊很是激動,啪啪個不停,一是為了讓自己表現出忌惡如仇,二是為了讓趙警官打消對自己的懷疑。

開什麼玩笑,他的人設可不能崩!

他是正義的!

“好了好了,我就說說而已,不戴就不戴,你逼逼個什麼呢。”

趙警官看著王尊,撇了撇嘴,白了他一眼,激動個什麼東西呢?

好像踩了他尾巴一樣。

“我就讓你戴戴,我找下靈感,你激動什麼?”

趙警官一臉認真,本來是不懷疑王尊的,王尊現在這麼激動,讓他真的有點懷疑了。

王尊怔了一下,也不服輸,依舊大言炎炎。

“因為趙警官你寒了我的心啊,我這麼一個正義凜然的人,我與罪惡不共戴天,你居然懷疑我,能不寒我的心嗎?”

“你的懷疑讓我對正義出現了裂痕,讓我打擊罪惡的堅定之心鬆動,都是你的責任,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後果,我的心……好疼……”

趙警官:“……”

至於嗎?

“好了,我冇有懷疑你,你的心不用疼了!”

“那好吧!”王尊臉上露出微笑。

趙警官:“……”

“我是不會放過那個小賊,我一定會抓住他,關公像也敢偷,什麼怪癖,神經病啊!”

呃!

王尊不說話了,這個時候,沉默一點比較好,裝作義憤填膺的樣子。

“關公是守護世人心靈的神靈,太不厚道了,我最看不起這些心理扭曲的人了,你決定捐獻兩萬塊,拿來修玻璃!”

王尊捏著拳頭說。

趙警官意味深長的看著王尊,也不說話。

“又懷疑我是吧,我是真的出自正義,不捐了是吧?”

王尊撇嘴,自己是不是太過熱情了?

“不,你要捐!”

“這事先放一邊,我們來聊聊彆的吧,比如這個案子……你看看,給個想法!”

趙警官順理成章的拿出一個檔案夾。

王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