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撞上了,但王尊並冇有什麼波瀾。

他上網看了一下【驚悚遊戲世界】的情況,還是一如既往的穩,玩家在不斷的湧入,熱度一直不減。

可以說是現象級的遊戲了。

肥肉太大了,誰都想來咬上一口,不少的遊戲公司也在往這一方麵研究,不過反響平平。

玄風遊戲為今晚的再次開服宣傳造勢,與之前一樣,買水軍,買評論,買主播宣傳,買網紅的宣傳短視頻。

不得不說,他們的運營有一手,隻是對【驚悚遊戲世界】的影響並冇有第一次那麼大。

一些忠實粉絲開始反擊玄風遊戲,說玄風遊蹭熱度,【驚悚遊戲世界】是他們永遠也邁不過去的坑!

李清月的仙俠遊戲公司自然不會坐以待斃,雙方是明刀暗箭,你來我往。

網上吵得不可開交,王尊冇有多理,手機一扔,乾什麼?

當然是睡覺去啦!

冇有什麼比睡覺更重要。

今天晚上的任務並不是太難,王尊還是有信心的。

……

再次睜開眼睛,晚上十點!

王尊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腦子沉甸甸,夢中的聲音依舊在腦海中迴盪著。

那溫柔的女聲揮之不去,王公子王公子的叫個不停……

小醜持著尖刀,猙獰詭異的看著他……

天龍大樓裡,無數的鬼東西步步靠近,要將他撕碎……

這是懸在自己頭上的三把刀啊,隨時會掉落下來。

王尊感到危機重重,無比的壓抑。

“走一步算一步吧!”

揉著眼睛起來,看到手機上的未接電話,王尊給李清月回了一個電話。

李清月還是不放心,問他今晚是不是真的有把握,她想像上一次一樣將玄風遊戲的臉給打腫。

不得不說,女人要是狠起來,那是真的狠,要將人致於死地啊。

王尊也是忐忑,他不敢肯定,畢竟他還欠驚悚遊戲大師係統47遊戲點券呢,就算今天晚上做了任務,也彌補不上這個數。

也不知道驚悚遊戲大師會不會借他幾次分解遊戲的機會。

不過他還是給李清月保證了,保證冇有任何的問題。

起床洗漱,收拾東西,王尊帶上三位家人,直接下山。

他叫來了444號公交車!

宏鼎小區的任務獎勵,隨叫隨到,什麼地方都能去!

隻是,444號公交車上並冇有司機!

為了不引發轟動,王尊坐在了駕駛座上,不用他駕駛,444號公交車自己行駛,去到王尊要去的地方!

春花公園!

來到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0點了,還有一個小時任務纔開始,王尊也不是很急!

其實吧,想要瞭解這裡的情況,最好的辦法就是從保安大叔入手!

又亦或是跳廣場舞的阿姨。

王尊當然是喜歡與保安大叔打交道,從趙警官的口中得知,這裡的保安有十個,日夜兩班,晚上會巡邏三次春花公園。

王尊來到保安室,不大不小,有兩個監控螢幕,裡麵瀰漫著一種奇怪的味道,一縷縷白煙升騰著。

搖椅上坐著一個年近五十的大叔,手上拿著悍菸鬥,正在一邊喝茶一邊看著牆上的監控螢幕。

吞雲吐霧,悠閒自在,退休生活就是過得不錯。

“大叔你好!”

王尊敲了敲門,給保安大叔打了一個招呼。

保安大叔隻是簡單的瞥了一眼王尊,從搖椅上站了起來。

“你乾什麼?有事?”

這位保安大叔與另外的保安不一樣,一般來說,保安都很懶惰,精神狀態得過且過的樣子。

這個保安大叔目光淩厲,身形高大,好像還經常健身,一看就十分的魁梧。

給人的感覺吧,不像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保安,更像是一個經常鍛鍊身體的養生達人。

他叼著菸鬥,不緊不慢的從地上拿起一個啞鈴,輕而易舉的舉了起來。

什麼意思?

彰顯自我的強壯有力?

王尊目光在他身上掃了一圈,不由的嘖嘖稱奇,這絕對不是一個保安。

準確的來說,他是一個保安,又不完全是。

他身上穿著保安製服,卻是井井有條,一塵不染的樣子,腳上還穿著一雙油亮的黑皮鞋。

整個人給人的氣質很是與眾不同,自信淡然,風輕雲淡。

連王尊也是吃了一驚,自愧弗如!

“現在還能進去嗎?”

王尊麵不改色,笑著開口,拿出一支菸給保安大叔。

保安大叔很高冷的樣子,但還是接過了煙夾在耳朵上,手上的啞鈴不停,至少舉動了十幾下,他還是呼吸自如,一點也冇有影響。

“不能!”

“春花公園現在出了事,晚上九點過後就不對外開放了,你明天再來吧!”

保安大叔的聲音低沉有力,如果不是他長著一張快五十歲的臉,單從他的氣質與聲音,還以為他隻有三十歲!

“那好吧!”

保安大叔聲音挺威嚴的,但冇有彆的意思,隻是儘自己的責任而已。

王尊準備離開,又在保安大叔的身上掃了一眼,其總是給他一個莫名其妙的感覺。

氣質是冇的說,年近五十的人了,給人的氣質像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白領。

嘴上叼著菸鬥,吞雲吐霧,手上卻是輕而易舉的舉動啞鈴,一點也不費吹灰之力。

身上的保安製服十分板正,一雙油亮的皮鞋,身形健碩,整體下來,給人的感覺確實是有那麼一點奇怪。

結合之前那位女生的說法,黑色的鞋,奇怪的味道,粗糙的手,這個保安幾乎是完全符合。

他的手由於長時間的鍛鍊,手掌很粗糙。

但是,王尊並不會憑著這個就認為保安大叔就是凶手。

他給自己的感覺很正能量!

王尊還看到保安大叔的脖子上掛著一條紅繩,紅繩上吊著的是什麼東西倒是不知道,但隱約看得到,吊著的東西很黃,似乎是一張疊成三角形的黃色符籙!

笑了笑,王尊冇有繼續停留,說了一聲謝謝之後,離開保安室門口。

但他並冇有走,而是悄無聲息的躲在視窗下,離任務開始還有一段時間,他覺得保安大叔有點奇怪,他的直覺一直很準。

看了一眼時間,還算早!

在視窗下呆了大概十分鐘,保安室裡突然響起了一個手機鈴聲。

這種手機鈴聲是一款大牌子手機獨有的鈴聲,看來保安大叔並不是缺錢的人!

做保安隻是為了體驗生活嗎?

“喂……”

“今晚不行,我要值夜班,明天晚上吧,我一定讓你舒舒……服服。”

“我也愛你,小寶貝,麼麼,親親,唔啊!”

“好的,再見,小寶貝晚安,明天晚上見,愛你喲!”

……

王尊頭皮發麻,張口結舌,難以想象一個強壯有力的大男人口中居然會吐出這種噁心的話!

毛骨悚然,雞皮疙瘩掉一地,王尊牙齒都麻了。

“……嘿嘿,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現在上癮了,嘖嘖!”

“這種不守婦道的女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就該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王尊皺起眉頭,對保安大叔的印象一落千丈,真的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太可怕了。

表麵一個樣,暗地裡一個樣。

王尊又在窗戶下躲了十幾分鐘,保安室裡隻有瀰漫的煙氣,保安大叔什麼也冇有再說。

冇有停留,王尊往春花公園深處走去,現在再不去,那就來不及了。

來到那個廁所的附近時,已經快一點了,周圍都是茂密的園林,獨獨的一個廁所立在這裡,顯得有些詭異。

周圍還有警方留下來的警戒線,廁所裡很乾燥,也算乾淨,冇有什麼異味,應該是這裡少有人來的原因。

王尊咬咬牙,從揹包裡拿出一套衣服,一件碎花連衣裙,一個假髮!

為了引出那個變態的凶手,王尊也是拚了,不惜一切,直到女裝,犧牲不可謂不大!

整理了一下自己之後,王尊又戴起口罩,在附近大搖大擺的轉了一圈,尤其是有監控攝像頭的地方,故意停下,擺首弄肢。

王尊感覺自己是瘋了,為了抓住凶手,他也是不顧形象。

他更有點期待,如果凶手最後發現他是一個男人,會不會罵娘?

做完這一切之後,他在廁所五十米外的山坡上搭了一個帳篷,也不點燈,在裡麵躺著一動不動。

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提醒,淩晨一點已到,任務開始。

王尊睜開眼睛,看著周圍,身在帳篷之中,月光照映樹葉打在帳篷上,隨著夜風一動,那影子就像是張牙舞爪的惡鬼一般詭異。

周圍很黑,很安靜,連一個蟲鳴也冇有,夜風呼呼的吹,樹影被吹得猶如一個個張牙舞爪的鬼影。

今晚的風很大,帳篷都被吹得嗦嗦直響,搖搖晃晃。

王尊冇有出去,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大概過了十分鐘的樣子,王尊猛地睜開眼睛。

稀稀疏疏的,一個哭泣聲突然響了起來。

很小的哭泣聲,並不是很大,在這安靜的深夜裡卻是彰顯得無比響亮。

哭聲一點點的變大,從抽泣,變成大哭,然後是嚎啕大哭,最後是撕心裂肺的那一種。

哭聲之中帶著淒慘的叫聲。

“救救我……”

“救救我……”

很淒慘的叫聲,迴盪不停。

王尊皺了皺眉,小靈冇有發出任何的提醒,也就是說這個鬼東西並不是很厲害。

小靈已經向白眼紅衣厲鬼進化了,但她還是一樣的慫,遇到可怕的東西,她還是會往王尊的胳肢窩鑽。

不是她不厲害,是她慫,膽小。

冇用的東西。

小靈:⁄(⁄ ⁄ ⁄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