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個大廳裡,一個悠長的鋼琴聲緩緩傳出來,慢悠悠的感覺,彈琴的人不緊不慢,不慌不忙,很有節奏。

王尊還冇有進入其中,已經看到一個白色的人影在四號大廳裡翩翩起舞,氣質高雅,一舉一動儘是高貴的氣質。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頭皮發麻,一咬牙,立著腳尖走了進去,儘量讓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

王尊不懂鋼琴,但也聽得出來這是一首非常著名的鋼琴舞曲。

一個巨大的鋼琴立在四號廳的正中心處,一個身穿燕尾服的男人灰白的手指在琴鍵上飛速的彈動,從左往右,又從右到左,又快又準又好聽。

是的!

好聽!

不得不說,實力很厲害。

燕尾服男人閉著眼睛,沉醉在自己彈奏的鋼琴演奏之中。

在他的身後,一個身穿白裙的女人正在隨著鋼琴曲舞動,一舉一動儘顯優雅,猶如一隻蝴蝶般的跳動,引人入勝。

當然,前提是不看她的臉。

看了她的臉,眼中的優雅瞬間就會煙消雲散。

因為她有半邊臉血肉模糊,可見森森白骨,極其的嚇人。

兩個鬼東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一個飛速的彈琴,一個優雅的起舞。

王尊不想在這裡停留,挪動腳步,往五號廳走去。

他還冇有走出去,兩個鬼東西卻是停了下來。

緊接著,讓王尊萬萬冇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巨大的四號廳裡,黑暗之中,響起了一陣一陣的掌聲!

什麼東西?

王尊往那個方向看去,雙眼瞪大,連吸了好幾口氣。

我尼瑪!

那黑暗裡,居然站著一排排的人影,他們彷彿與黑暗融為一體,少說上百個,不僅如此,在四號廳的周圍,站了一圈的人影,團團包圍中心地帶。

密密麻麻,彷彿他們就是來看錶演的!

王尊往身後看了一眼,毛骨悚然,自己的身後也站了一堆的鬼東西。

他們看著場中的兩個表演者,用力的拍掌,送上熱烈的掌聲。

王尊是當場傻眼了,什麼時候四號廳裡這麼多鬼東西?

順著牆壁圍了一大圈,重重疊疊,至少幾百個!

一個個那灰白的臉龐上儘是興奮與激動,以及難以掩飾的喜歡。

這麼有情操?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也是拍起掌來,他不能表現得與眾不同啊,必須融入進去。

“好,好,好,好曲好舞蹈!”

王尊豎起大拇指,對著周圍的鬼東西連連點頭,這些鬼東西也是十分的認同,掌聲雷動。

場中的兩個鬼東西牽起手,八方感謝,很是滿意觀眾的反應。

王尊悄無聲息的挪動腳步,往五號廳的走廊過去。

他孃的,這地方可不是人呆的!

雖然冇有紅衣厲鬼,但那可是幾百個鬼東西啊,一個給他一下都將他錘成肉泥了。

幸好並冇有鬼東西注意到他,他閃入走廊,悄悄的摸向五號廳!

遠遠的,王尊看到透明的玻璃牆外好像有一個人影。

人影站在外麵的花壇上,一身紅衣,灰白的臉一點表情也冇有,雙目冰冷,直直的看著裡麵偷偷摸摸的王尊。

王尊看到了她,不由的縮了縮脖子,他看到這個女人正是他上次過來的時候將他送出去的那一個。

紮著馬尾,一身紅衣,陰森又冷漠,目不轉睛,目光就是在他的身上,一絲也不移動。

王尊臉皮抖了一下,不會認出他來了吧?

這女人是什麼意思呢?

王尊苦笑,鬼怪好感臉發動,先慫一波,現在他也不敢與人家硬剛,一點好處也冇有。

外麵的馬尾女人依舊是麵無表情,冇有任何的波瀾,目光一直在王尊的身上。

王尊笑了笑,悄無聲息的摸入五號廳裡!

王尊並不想停留,一刻也不想,他隻想快點進入最後的一個廳,拍幾張照片走人。

這個鬼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呆!

在五號廳的儘頭,是一扇高大的玻璃門,可以看到六號廳裡,中心的位置處,立著一個黑不溜秋的東西。

應該就是金棺了。

玻璃門是鎖上的,王尊一時半會也打不開,他口乾舌燥,臉皮發抖,蹲下身體開鎖。

他並冇有著急,他很清楚,自己絕不能急,一急就會亂,一亂就什麼也做不了。

他也是一個老菜鳥了,緊張是緊張,但他並不亂,並不急。

他的開鎖技術並不好,要花的時間不少,時不時回頭看一眼五號廳的門口。

他就怕自己開著開著,身後站了一大堆的人,到時候就爽了。

哢嚓的一聲!

鎖開了,王尊鬆了一口氣,拿開鎖,正要推門進來。

也是這時,一隻灰白的手突然伸出來,一把按住王尊的手。

王尊瞪大眼睛,打了一個哆嗦,慢慢的往旁邊一看,不由自主的嚥了幾口口水。

血紅的衣物無風自動,黑髮紮成馬尾,冰冷的目光注視著他。

“那個……我……”

王尊還在為自己找藉口,旁邊的馬尾女人卻是搖了搖頭,手上一抓,將王尊帶到一個角落裡。

馬尾女人將他按在黑暗的角落之中,示意他不要說話。

有戲!

馬尾女人不是什麼壞鬼,好像在幫他?

王尊不解的看著她,馬尾女人示意她不要說話,往六號大廳看了看。

眼中充斥著不甘,憤怒,以及無奈。

王尊也看了過去,透過玻璃門,六號廳裡一片死靜,什麼也冇有發生,隻是安靜得嚇人,黑得讓人發毛。

也是這時!

一抹紅影從玻璃門裡閃過,隱隱約約能看到,那是一個人影,一身血衣,身體扭曲變形,雙手雙腿像是橡膠一樣伸長。

“是那個女人!”

王尊雙眼睜大,大吸一口氣,就是那個從未知房間裡出來的女人,王尊絕不會看錯。

她一直在裡麵?

幸好自己冇有進去,不然就被髮現了。

就算是自己真成了一個鬼東西,那個女人想必也不會放過他。

龍蘭的丈夫也在裡麵嗎?

龍蘭的丈夫是被那個女人給帶走了,在裡麵好像也冇什麼稀奇的。

龍蘭的丈夫也是在這裡嗎?

王尊不敢確定,他有百分之八十的信心肯定龍蘭盯上天龍大樓就是為了她的丈夫。

這個變形的紅衣女子也不是什麼善茬子,從神秘房間裡出來的鬼東西。

其實王尊一直想從變形女人的口中得知彆墅裡的房間在什麼地方。

龍蘭說被人抹去了,他是半信半疑,一個房間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被人抹去呢?

還有就是變形女人從房間裡帶出來的心臟去那了。

說是在彆墅裡,在彆墅的什麼地方呢?

一個房間那麼大都找不到,更彆說是一顆心臟了。

王尊不敢說話,那變形的紅衣女人在六號大廳裡飄來飄去,手腳很長,彷彿冇有骨頭,更像是四條布掛在她的身上。

變形紅衣女人在六號廳裡飄來飄去,時不時發出瘮人的笑聲,最後她落在那中心的東西旁邊。

應該是立起來的金棺!

王尊冇想到的是,變形女人打開了金棺一條縫,裡麵居然一片血光洶湧而出。

彷彿打開了一片血海,陰冷的血腥氣息瀰漫在每一個角落。

如墜冰窟!

刺鼻的血腥味之中,帶著的是刺骨的冷意!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拿出手機,對準六號大廳裡的情景就是一頓的拍。

當然,他是在使用錄像功能,這樣就不會錯過任何的細節。

洶湧冰冷的血光之中,一張臉出現了,如同從水裡浮上來一樣,灰白,緊閉雙眼,冇有任何的氣息。

王尊瞪大眼睛,他認得出來,這張臉的主人正是龍蘭的丈夫。

果不其然!

龍蘭的猜測是對的!

可是,她為什麼不自己過來呢?

以她的實力,就算是救不了自己的丈夫,也能逃脫出去吧?

不理解!

王尊縮著脖子,看著六號廳裡的一切,變形紅衣女人伸長如蛇的手掌摸在男人的臉上,一臉的歎息。

“可惜了,如果找到鬼心,讓它與你融為一體,肯定能成為新的鬼王,我們再殺回去,可惜了,鬼心一定在那彆墅裡,我一定可以將它找回來!”

變形紅衣女人憤怒,惋惜,手腳如蛇,伸長舞動,不甘的咆哮如雷。

王尊頭皮發麻,殺回去?

殺回那去?

變形紅衣女人是從那神秘的房間裡出來的,她是要殺回那個房間去嗎?

那個房間不是被抹去了嗎?

鬼心!

那顆心腦這麼厲害?

能造出一尊鬼王來嗎?

王尊臉皮發抖,馬尾女人與他悄無聲息的往外走去,儘量不發出一絲的聲音。

也是這時。

王尊看到六號廳的四個角落裡,走出了四道一身血衣的人影。

他們不僅身上的衣物如血,雙眼還散發著白光!

王尊是明白了,為什麼龍蘭不敢過來。

這樣的形勢下,來了不是找死嗎?

冇有強大的幫手,龍蘭一個人絕對冇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讓王尊大吃一驚的東西還在後麵。

他看到六號大廳的門被打開了,一個西裝革履的人影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直接打開玻璃門走入這號大廳。

王尊眼睛都瞪圓了,他看到那西裝革履的人影臉上畫著一張小醜的臉!

瘋狂,狂暴,凶戾,陰狠……

雙方似乎並不認識,形勢嚴峻。

王尊看到,小醜的身後突然出現三道血紅的身影,三道身影背對外麵,王尊看不清他們的臉,更看不清楚他們的臉是什麼顏色。

轟!

陰風如浪,山呼海嘯一般撲襲而出。

王尊與馬尾女人被衝飛出去。

裡麵開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