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還冇反應過來,中年男人的腳下突然竄出一條條蒼白的樹根,蒼白的村根將中年男人的身體洞穿,纏繞,然後與龐大的橡膠木融為一體,樹乾上冒出一張鬼臉。

王尊心頭一沉,正準備離開這裡,也是這一瞬間,龐大的橡膠木突然拔地而起,如同一隻兔子一樣跳了出來。

無數的樹根將巨樹撐起,密密麻麻的鬚根之中藏著無數的鬼臉,無數的鬼東西如同一具具的乾屍被吊在其中,更像是一顆顆的花米果實。

王尊大驚失色,不給他反應的機會,無數樹根就像利箭一般射了出來。

“小靈,大頭,朱勁!”

王尊頭皮發麻,大聲喝道,揮動打鬼棒擋擊樹根,一邊往後退。

樹根的攻勢很快很猛很有力,接連不斷的擊射而上,王尊被擊飛出去。

熊!

一道青火噴射而出,焚燒之力無比驚人。

蒼白樹根避之不及,被燒得化為灰燼,觸之必毀。

小靈瞬間變化戰鬥模式,全自毛髮悚立炸開,一口尖牙閃閃發光,青火纏繞,嚶嚶的咆哮。

無數的樹根如同子彈一樣射擊而來,帶著嗖嗖的風聲,從四麵八方射來,不給王尊絲毫逃離的機會。

滴血殺豬刀閃現,朱勁擋在王尊身前,殺豬刀一揮,樹根飛斷,掉落一片,鮮紅的汁水飛了一地。

兩條樹根從身後襲來,快如閃電,逼近王尊的身體。

千均一發之際,大頭浮現,大腦袋如同一個風車,瘋狂的轉動,與樹根碰撞,發出響亮的金屬之聲。

大頭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他隻能守在王尊的身邊,攻擊的事情留給朱勁與小靈,以及保安男人。

奈何,對方的攻擊太過凶猛,源源不斷,蒼白的樹根從四麵八方湧來,鋒利又可怕。

王尊往前一看,不由的臉皮抖了一下,龐大的橡膠木已經脫離了地麵,根鬚無數,當中夾吊著無數的鬼東西。

巨大的樹乾上,出現了一張臉,一張蒼老又猙獰的麵孔,扭曲變形,根鬚不停的攻擊過來。

樹精?

王尊眯了眯眼,果然這個詭異的林子製造出了一頭精怪,這些埋葬在這裡的屍體怕已經成為了它的營養。

蒼白如蛇的根鬚太多了,根本就砍不完,這樣下去,可能將四個鬼東西耗得一乾二淨也滅不了樹精。

朱勁很猛,小靈很凶,保安男人也很可怕,大頭儘心儘職,守在王尊的身邊,大腦袋砸得叮噹響。

王尊也冇有閒著,石灰粉不停的往外撒。

不得不說,石灰粉確實是神器,對任何妖魔鬼怪都有針對性的傷害,直接腐蝕對方的皮肉。

“這樣下去不行!”

“肯定有針對性的解決辦法。”

王尊眉頭擰在了一起,攪儘腦汁,試圖找出方法來,樹乾上那張猙獰可怕的臉在扭曲,在張開嘴無聲的咆哮。

王尊與他的家人們完全被包圍在了其中,蒼白鋒利的樹根密密麻麻,從四麵八方源源不斷的刺上來,似乎冇有停止的那一瞬間。

小靈的身體被洞穿了好幾洞,大頭的大腦袋砸得都要扁了,朱勁的殺豬刀砍得都要握不住,保安男人倒是厲害,絕大多數的攻擊都是他擋下來的。

王尊翻開自己的東西,想找出能對付樹精的東西,翻來翻去,硬是冇有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打開係統,點開兌換麵板,他就剩11點遊戲點券,能換的東西真的屈指可數。

【特彆提醒:完成任務的特彆提示!】

王尊冇有猶豫,立即點了兌換,花了10遊戲點券,他就剩下孤零零的1遊戲點券了。

直接打開。

【特彆提醒:檢測宿主當前陷入絕境,破解方法隻有一個,將樹精身體之中的動力給挖掉!】

就這?

王尊瞪了瞪眼睛,樹精身體內的動力?

動力是什麼?

是那些鬼東西嗎?

王尊雙眼一亮,他剛纔看到中年男人被無數的樹根洞穿,融為樹內,中年男人就是樹精的動力是嗎?

應該是這樣!

想破開樹精的樹乾,冇有鋒利的刀刃肯定不行,王尊在揹包裡又是一頓的翻,眼前猛地一亮。

鐵劍!

金棺鐵劍!

鐵劍看上去破破爛爛,缺口密佈,但對妖魔鬼怪肯定有與眾不同的作用。

“殺過去,給我時間!”

王尊抽出鐵劍,一劍斬下,襲來的樹根被輕而易舉的斬斷,猩紅的液體飛濺開來。

“吼!”

同一時間,龐大的樹精發出痛苦的咆哮聲。

有用!

而且是針對性的作用!

之前樹根被斬斷,樹精好像一點影響也冇有,鐵劍斬斷樹根,它卻在痛苦的咆哮!

眼前一亮,王尊鐵劍亂七八糟的瘋斬,樹精咆哮,四個鬼東西也是火力全開,壓向樹精。

樹精也清楚王尊的手上有自己害怕的東西,不願讓王尊靠近,樹根是腳,爬動遠離。

王尊當然不會給它這個機會,鬼東西們加大拚殺的力度與速度,節節攀升,迅速靠近。

樹精也是慌了,瞬間從上風跌落到穀底,王尊手上的鐵劍讓它感覺到害怕,不安,現在它隻想遠離這裡,邊打邊退,一點也不敢停留。

王尊大喜,乘勝追擊,鐵劍無敵,樹根被斬下一片又一片,樹精痛苦無比的咆哮。

“小東西,讓你凶!”

王尊在四個鬼東西的簇擁之下,來到樹精的麵前,冇有猶豫,速戰速決一直都是他的宗旨。

噗!

一劍刺入樹乾之中,用力往下拖,生生劃出一個缺口,猩紅的液體像水龍頭一樣噴出來,王尊被噴了一身。

讓王尊愕然的是,鐵劍在這一刻,居然碎掉了。

我的天!

王尊還想著用它來鎮殺天龍大樓裡的東西呢!

現在冇了?

那之後腫麼辦?

想不了那麼多,伸手進入樹乾之中,抓住中年男人,將其用力的往外拖。

中年男人被拖出樹乾之外,身上還是被插著密密麻麻的樹根,王尊一把石灰粉懟上去,迅速將樹根腐蝕,中年男人這才得以脫險。

中年男人很直接,什麼也不說,立馬加入戰鬥之中,橫衝直撞,彷彿要報之前的仇。

冇了中年男人這個動力供應,樹精明顯萎靡了很多,樹根的攻擊不再凶猛有力,樹葉以肉眼可見的速枯萎凋謝,滿天飛落。

“殺!”

王尊大叫一聲,血色絲帶飛出,打鬼棒揮動,石灰粉不要錢似的亂撒!

勢去不再來,樹精被殺得節節敗退,千瘡百孔,鬼東西們十分的凶猛,攻擊很淩厲。

熊!

小靈一口青火噴出,樹精燃燒,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

在王尊的注視下,樹精化為灰燼,燃燒的速度極快,彷彿是一張紙被燒了一樣。

王尊大鬆一口氣,全身發軟,差一點就成了樹精的養份,想想都毛骨悚然。

“我被小醜帶到這裡,被樹精控製,本以為會灰飛煙滅,冇想到你們救了我!”

中年男人感激的看著王尊一行,最後看向保安男人。

王尊給中年男人說了事情的大概,中年男人沉默了好一會,最後一歎氣。

“鐵劍已碎,唯一的希望已經消失,我們還要回去天龍大樓?”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冇有了依仗,回去不是找死嗎?

王尊苦笑,他也不想去天龍大樓,但他可以猜得出來,下一個任務應該就是天龍大樓。

在公在私,他都得去。

在公,這是驚悚遊戲大師釋出的任務,無法拒絕,必須成功,不然也會被抹殺。

在私,那是龍蘭的丈夫,他必須幫!

他也是左右為難。

如今鐵劍已碎,雖然不知道鐵劍能不能再次鎮壓對方,但鐵劍都碎,這個機會也冇了。

他身邊的夥伴好像又不夠用,小靈是實力最強的那一個,但也隻是一個紅衣厲鬼而已,連白眼都不是。

龍蘭上次說了,他的丈夫要是將金棺之中的邪性全部吸收的話,將會是一隻青眼紅衣厲鬼。

這還怎麼打?

完全冇有機會!

王尊揉著太陽穴,很是頭疼,下一個任務怎麼辦?

隻能是希望龍蘭能順利從房間裡出來,並且找回自己丟失的那半個身體。

不然,後果很嚴重!

“先回去吧!”

王尊將鬼東西收入影子,心事重重,離開橡膠林,走出很遠才找到路,叫來444號公交車,直奔鳳凰山回去。

在鳳凰山下,王尊冇有上去,他怕現在上去的話碰上變形女人就麻煩了。

“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30!】

【獎勵升級器碎片1杖!】

【新任務正在生成中,預計需要48小時!】

這一次的任務冇有獎勵遊戲,不是所有的任務都有遊戲獎勵,王尊也無所謂。

王尊冇有挑剔,現在遊戲點券有了31點,能換的東西也多了起來,他冇有第一時間兌換,他要先看看下一個任務是不是掃平天龍大樓。

至於升級器碎片,九杖,還差一杖就能組成真正的升級器,王尊是期待的!

在444號公交車上一直呆到天亮,王尊這才上山回到104號彆墅。

幸好昨晚冇有回來,本就被搞得雜亂的彆墅裡,又亂了一層,牆上多了很多猙獰的爪痕,觸目驚心的血跡。

這些觸目驚心的血跡勾勾搭搭,最後形成四個字。

你逃不了!

王尊打了一個哆嗦,逃不了?

誰逃不了?

說的是龍蘭對嗎?

對,一定是龍蘭,他與變形女人又冇有什麼仇,變形女人又怎麼會對他恨之入骨呢?

然!

再往下看了看,上麵還有兩個字,準確的來說,是一個名字!

王尊!

王尊:⁄(⁄⁄ ⁄ω⁄⁄ ⁄)⁄

他招誰惹誰了?

關他什麼事?

無奈,不安,擔心!

自己現在是徹底的被變形女人給盯上了吧?

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上到二樓洗了一個澡,出來的時候,他看到桌子上的完整拚圖泛起點點的血光。

王尊大步流星,上去將拚圖拿起來,上麵隻有一行字。

【為什麼不放過我!】

王尊皺了皺眉頭,這是什麼意思?

同一時間,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聲音響了起來。

【檢測宿主有特殊任務,是否打開特殊任務?】

【注意:特殊任務不能拒絕,打開特殊任務必須完成,否則抹殺宿主!】

“特殊任務?”

“完整拚圖最後是隱藏著一個任務嗎?”

王尊想了想,深思熟慮之後,他還是打開了這個任務。

冇有辦法,如果下一個任務是天龍大樓,他必須讓自儘可能的提升實力,找到更多的合作夥伴。

【特殊任務:拚接!】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存活到天亮!】

【任務要求:找到張遠的五塊靈碑,將它們拚接在一起!】

【任務地點:青子玩具廠!】

【任務提醒:此次任務為特殊任務,冇有任務提醒!】

【任務危險指數:高級!】

【特彆提醒:此次任務為特殊任務,不能拒絕,不能失敗,否則抹殺宿主!】

王尊瞪大眼睛,頂著睏意,立馬打開手機上的靈異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