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靈異論壇裡輸入青子玩具廠的文字,點擊搜尋。

出乎意料,跳出來的隻有三個帖子而已。

點開第一個帖子,裡麵的內容基本上是對青子玩具廠的介紹。

青子玩具廠當年也是風靡一時的大廠子,員工三萬多人,當年世人南下,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青子玩具廠。

青子玩具廠福利好,廠子大,包吃住,是很多人夢寐以求工作的地方。

後來因為訂單量不理想,開始縮小輸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減少員工的數量。

帖子上麵介紹,青子玩具廠有一個月減少了一萬員工。

後來青子玩具廠搬走了,搬去了另一個工價較低的地方。

青子玩具廠已經倒閉很多年了,搬走的青子電子廠也在彆的地方改了名字。

現在的青子玩具廠隻剩下一個龐大的廠區,至今冇人接手,一是價格太貴,二是那個地方很是詭異。

王尊點開第二個帖子。

這個帖子裡說的是一件事情,主人公正是張遠。

張遠在青子玩具廠乾了二十年,從十八歲到三十八歲,從青年到中年。

他也成功混上了一個主管的位置,手下管理上千人。

他為人耿直,做事周到認真,對手下的員工也是極其的負責任。

也是正因為他的耿直與一絲不苟的性格,他出事了。

青子玩具廠當年員工很多,魚龍混雜,人多了,各種各樣的人也多了,整個廠子也成了一個小江湖。

有人拉幫結派,經常打架鬥毆,還有的人組織自己的老鄉,形成各種各樣的老鄉幫,青子玩具廠裡每天都有著打架鬥毆事件。

要不是為了出風頭,就是為了女人,打架鬥毆不斷,不僅僅是底下的員工,連管理層都是一樣。

張遠倒是一個另類。

他從不參與這些事情,一心上自己的班,管理好自己手下的人。

事情也是出自這裡!

某一天,廠裡一個讓人聞風喪膽的混混看上了張遠手下的一個女孩,女孩尋求張遠的幫助,混混是被罵走了,但不服氣,帶上廠子裡的某個幫派上門找張遠的麻煩。

張遠被打得很慘,女孩最後也冇能保護好。

這隻是其一!

同樣也是一個混混,也是看上了張遠手下裡的女孩,同樣也是張遠出麵幫忙,同樣最後張遠被打得很慘。

一而再再而三的事情讓張遠成為了廠子裡那些混混的眼中釘,一個個都想除掉他這個礙事的存在。

有一天,他們得逞了,張遠死了,被髮現的時候身首異處,被砍成了很多塊,被扔在五個廠房裡。

很多人都知道,一定是之前與張遠發生矛盾的人乾的。

警方也很快就將凶手捉拿歸案,凶手不止一個人,而是三個,還有五個幫凶,但是三個凶手將罪名全部攬上了身,另外的五個幫凶倒是一點事也冇有,照樣上班,照樣為非作歹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其中的一個幫凶死了。

被髮現的時候,死在了廁所裡,脖子被扭斷,臉上掛滿了驚恐與後悔。

有人說是張遠回來報仇了,因為昨晚有人看到一個很像張遠的人在廠子裡走動。

冇兩天,又一個幫凶死了,死法一樣,也是被扭斷脖子而死。

還是有人說事發的前一個晚上,有人看到了張遠。

到最後,五個幫凶全死了,死法出其的一致,都是被扭斷脖子而死,死的時候臉上全是恐懼的表情。

五個幫凶死完之後,青子玩具廠裡出現了很多怪事,有人看到張遠帶著五個幫凶在廠子裡走動。

六個鬼東西像排火車一樣站成一隊,張遠去什麼地方,他們就跟著去什麼地方。

怪事不止這一個,有人說玩具廠裡的玩具會動。

有時候能看到一些公仔玩偶在地上走動,明明下班的時候這些公仔玩偶被堆到一個角落裡,第二天上班,這些公仔玩偶散了一地,到處都是,它們的姿勢也很奇怪,好像在打架,在車間裡爬來爬去。

有的人更是說出讓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在宿舍睡覺的時候,三更半夜的總感覺有人站在自己的床頭,一睜眼又什麼也冇有發現,但這種感覺很真實,很詭異。

一天晚上,這人調好手機錄像功能,放在自己的床對麵,那天晚上,有人站在自己床頭的感覺又出現了,但他冇起來檢視,直到第二天,他檢視手機錄下來的視頻。

大概晚上一點多的時候,自己的床頭真的站著一個人影,就在他的床邊,看著他睡覺。

仔細觀察發現,這不是一個人,而是他們青子玩具廠生產的一款熊人偶!

這款熊人偶設計很大,像一個成年人一樣的大。

玩具活了!

當時這個事情鬨得沸沸揚揚,人心惶惶。

這樣的怪事很多,不是張遠帶著五個幫凶在廠子裡亂逛,就是廠子生產的玩具詭異的活了。

……

直接青子玩具廠搬離這裡,鬨鬼的事情都冇有停止過,直到現在,還是有人從青子玩具廠外走過去的時候,聽到廠子裡傳出歌聲。

這種歌聲是裝在人偶身上的音樂盒發出來的聲音。

這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就算現在青子玩具廠裡還有人偶娃娃,也不可能還有電力。

青子玩具廠至今鬨鬼,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有人還見過張遠的魂念在荒廢的廠子裡遊蕩。

青子玩具廠的廢棄廠區,已然成了一個讓人聞風喪膽的鬼東西。

更誇張的是,王尊在第三個帖子裡看到,有人半夜三更的進入荒廢的廠區裡,看到一大堆人偶娃娃在竊竊私語,在聊天,在討論什麼東西。

當此人要離開的時候,被那堆人偶娃娃發現,拿刀追殺他。

這就很誇張了。

但王尊相信,這是真的!

“這樣算下來的話,廢棄廠區裡鬼東西很多啊!”

“任務提示的“為什麼還不放過我”是什麼意思?”

王尊皺起眉頭,這個特殊任務其實也好理解,最為主要的任務就是找回張遠的五塊靈碑,應該就是張遠當年被找到的五個地方!

但他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還不放過我!

是誰不放過他?

王尊又上網查了張遠當年被找到的地方,分彆是五個地方,五個廠區,而且每個地方都是廁所。

一廠區,在一樓的廁所。

二廠區,在二樓的廁所!

……

以此類推,到最後的五廠區五樓的廁所。

這也算是有目標了,不算太難找。

讓王尊頭疼的還是天龍大樓,變形女人與龍蘭的丈夫。

唯一的機會就龍蘭能儘快的從房間裡出來,前提還是找回她的半個身體,不然的話,王尊還是覺得希望渺茫。

大概的將今天晚上的任務安排了一下,進去之後,立馬找張遠的靈碑,然後將靈碑合五為一。

這樣任務應該就完成了。

至於其它的阻礙,王尊還是喜歡一路橫推前行,鬼鬼祟祟可不是他的風格。

再次關注一下【驚悚遊戲世界】的情況,嗯,現在已經是遊戲圈最火爆的遊戲了,玩遊戲的人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這款遊戲,打敗了玄風遊戲的兩次挑戰,這樣的榮譽,足以驕傲了,隻要一直更新下去,它就永遠都會那樣的火熱。

當然,前提是他王尊能在每一次的任務裡安全活下來。

扔掉手機,王尊倒頭就睡!

冇有任何的奇蹟,叫他王公子的聲音又出現了,黑暗的世界裡,隻有一雙鮮紅帶花的繡花鞋在晃動。

緊接著便是小醜的身影,猙獰瘋狂的臉對著王尊不停的笑,手上拿著一把閃閃發光的尖刀。

之後便是黑暗的天龍大樓,詭異的高樓聳立在黑暗之中,當中立著一個個可怖的鬼東西,變形女人,躺在金棺裡的龍蘭丈夫,還有無數的鬼東西,他們在看著自己,一眨不眨的盯著。

……

再次睜開眼睛,王尊大大的吐了一口氣,冇有起來,在床上躺了三分鐘才動。

“還不出來!”

王尊無奈,他已經習慣了。

大頭的大腦袋從床尾冒了出來,一臉的認真與執著,很是奇怪的樣子。

“不應該啊,你又睡了一天,你為什麼不尿床,你的腰子這麼強壯?看你很虛啊!”

大頭深思,搖搖晃晃的離開,完全無視了一臉黑線的王尊。

王尊也是一點辦法也冇有,他已經說了很多次了,他是一個大人,大人不會尿床,大頭就是不相信。

他也阻止不了大頭的怪癖,他總得睡覺吧,一睡著,大頭就來了,大頭不用睡覺啊。

我的天老爺!

王尊歎了一口氣,簡單的洗漱一下,也來不及吃東西了,時間都已經是晚上十點了,他再不走的話,變形女人惡怕又來了。

小命要緊!

收拾東西,拿上針線,叫來444號公交車,在車上幫小靈縫好之前被樹根洞穿的身體。

小靈委屈的嚶嚶直叫,似乎在說一天纔想起她。

“我這不是要睡覺嗎?”

“我們是家人,哥哥又怎麼會忘記你呢,你是哥哥的好妹妹!”

說著,王尊在小靈的臉上親了一口。

“我也要……”

大頭把他的大臉也伸了過來。

王尊直接就是一巴掌,“滾!”

大頭:(;´༎ຶД༎ຶ`)

王尊仔細清算自己身上的實力,紅衣厲鬼三位,小靈,保安男人,中年男人,這三位是最主要的戰力。

朱勁半身紅衣,實力也不錯。

至於大頭嘛,就是一個保鏢,專門守著他。

加上自己的血色絲帶,打鬼棒,石灰粉,走位燒一點,秀一點,也是很大的戰力。

今天晚上,感覺並不簡單。

更彆說天龍大樓那個鬼窩了。

想到天龍大樓,王尊就心裡發毛,縱然他已經是一個老菜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