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厲鬼與普通厲鬼之間的差距真的很大。

兩個紅衣厲鬼殺上去,雖然也是被擊飛出去,但至少還是有著很大的反擊之力,爬起來又衝上去。

至於王尊為什麼要留著小靈,自然也是為了安全考慮。

第五棟廠房裡,王尊並冇有發現其中的那位工衣男人,他不敢保證其是不是躲在了廁所裡,正等他自投羅網呢。

王尊冇有浪費時間,時間很緊,他必須儘快完成自己的任務,不然他再出來的話,可能外麵的四個鬼東西就冇了。

打開廁所門,王尊閃入其中。

還冇來得及將廁所裡的情況看清,一雙灰白的大手已經是掐了上來。

同一時間,小靈一口尖牙咬了出去。

果不其然,工衣男人真的躲在了這裡,幸好自己有自知之明。

小靈與工衣男人廝殺在一起,廁所外麵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保安男人兩個鬼東西根本擋不了多久。

王尊迅速來到第五個隔間,找到最後的一個小醜玩偶,將揹包的另外四個全部拿出來,依次排開。

五個小醜人偶臉上的傷心難過表情慢慢轉變成了開心,並且在融為一體。

也是這時,外麵的小醜怪物似乎感覺到廁所裡的變化,突然開始咆哮起來,越來越近。

“拔掉!”

五個小醜人偶融為一體,胸口上卻是多了一把尖刀插著。

一個沙啞深沉的聲音在王尊的耳邊響起。

冇有猶豫!

王尊抓住刀柄,用力的往外抽。

很緊,焊死在上麵一樣。

王尊用儘全力,方纔將尖刀一點點抽出來。

同一時間!

砰!

廁所的門被撞飛,保安男人飛了進來,緊接著就是中年男人。

兩個紅衣厲鬼敗了!

啊!

王尊大吼一聲,用儘全力,在最後的關頭,成場將尖刀抽了出來。

整個人也是虛脫了,汗如雨下,一是急的,二是真的很難拔!

下一秒!

門外的腳步聲停了,小醜怪物不動了!

廁所裡的小醜人偶卻是慢慢的坐了起來,身上毛絨絨的衣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成紅色,血紅至極,身上彷彿流動著血,血腥狂暴的氣息瀰漫開來,一片屍水血海即將降臨一般。

讓王尊大吃一驚的是,小醜人偶的雙眼,噴射出兩道淩厲的白光。

白眼紅衣厲鬼!

真正的白眼紅衣厲鬼!

小醜人偶……不,準確的說是張遠,身體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一個小醜模樣,但能感受得到,他的本身並不是人偶塑膠,是一個真真正正的厲鬼!

他的身體出了問題,無法恢複正常大小,也就一米出頭,身如小孩,他猛地站了起來,陰風陣陣,如刀飛砍。

大手一張,一把將工衣男人抓了過來,麵無表情,雙手一撕,將其當成一個紙人,瞬間撕碎!

凶猛,凶殘,狠厲,強大,瘋狂!

這是張遠給王尊的第一感覺,強大的嚇人,一雙白眼綻放光彩,沖天而上。

什麼也不說,張遠撿起地上的尖刀,殺出門外。

吼!

雙方大戰在一起,可怖的戰鬥一觸即發,瘋狂又狠厲。

王尊跟了出去,瞪大眼睛,驚然的看到一大一小兩個小醜正在廝殺在一起。

張遠與小醜之間發生了什麼,王尊並不知道,但可以想到的是,他們之間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麵。

王尊抓住這個機會,上去掄起打鬼錘,將大頭從牆裡給救出來。

這大頭娃是一點用也冇有啊,被人拍入牆裡之後,半死不活的吊在牆上,一點反抗之力也冇有,頭都給人家打歪了。

大頭都成7字型了,他也是凶猛,將自己的頭往上一頂,哢哢的扳正,搖搖晃晃。

“這傢夥……我隻是冇有準備好,他居然偷襲,不講武德,如果讓我準備好的話,我不一頭錘死他!”

大頭憤憤不平,身體左搖右晃,想倒下又倒不下去的樣子。

“那我讓張遠給你把他給留下來?讓你大展身手一把?”

王尊抱著雙臂,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這大頭娃本事不大,就好裝逼。

“大可不必,我被他砸這一下,腦子嗡嗡的,現在狀態不好,容休息兩天。”

“等我休息好,再戰一個明天!”

大頭臉不紅心不跳,一點也不害臊。

王尊白了他一眼,找到朱勁,然後帶著一行鬼東西衝向樓下。

小醜,張遠,已經廝殺到了樓下,手上的尖刀劃出一道道的刀光。

小醜怪物在艱難的抵擋,在邊打邊退,他實力再強,也隻是一個控製品,張遠可是實打實的一個白眼紅衣厲鬼啊。

“為什麼,為什麼不放過我,為什麼!”

張遠咆哮,猙獰又可怖,不要命的打法,隻進攻,絕不後退半步。

尖刀劃破小醜怪物的身體,掉出一個又一個的小醜人偶。

轟!

小醜怪物一拳轟出,張遠被砸飛出去,但他兩秒之後又殺了回來,雙眼綻放著淩厲的白光。

“一起上!”

王尊拖著打鬼錘,首當其衝,當先衝了上去。

保安男人一行鬼東西無言以對,不得不跟上去。

王尊真的太凶了,凶得嚇鬼,似乎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人。

事實上,王尊隻是速戰速決,抓住機會就不想讓對方有翻盤的機會,他很清楚,戰勢可能瞬息萬變。

小醜怪物咆哮,張遠也在嘶吼,他纔像是真正的小醜,很是凶狠。

“王尊……”

“我給你送了一個禮物,你好好享受吧!”

小醜怪物咆哮如雷,腳上一踏,大地震動,不甘又憤怒,瘋狂的雙眼死死盯著王尊。

王尊:ಥ_ಥ

關我什麼事?

你現在的敵人不是張遠嗎?

你不回答人家的問題,你扯老子乾什麼?

你倒是回答人家的問題啊!

我們之間,其實還是可以坐下來好好聊一聊的。

“那個啥,我們商量一下唄,我們可能會成為朋友呢?”

王尊展露鬼怪好感臉,先慫一波。

“可以?”小醜怪物艱難開口。

嗯?

王尊傻眼了,都這個關係了,你還說可以?

他都給整不會了。

他們不是不死不休的局麵了嗎?

這不是說,小醜其實也有忌憚的東西?

他忌憚著什麼?

如果小醜實力足夠的話,他這樣的挑釁與破壞,直接來乾掉他不就行了?

如果是王尊,他是絕不會放任一個與自己作對的敵人成長起來。

小醜有問題。

“不好意思,你這樣喪心病狂的朋友,我王尊不需要!”

王尊拖著打鬼錘,上去就是一錘,一錘把小醜怪物的半個身體給錘爆,掉落無數的小醜人偶。

“哈哈哈,好好享受我給你的禮物,本來我是想將那個房間在104號彆墅裡抹去的,你讓我改變了想法,我把它還給你!”

小醜怪物留下一句話,身體被撕碎,掉下一地的小醜人偶。

王尊皺起眉頭,房間!

彆墅裡被抹去的房間,小醜又還回來了?

當時抹去房間的人,也是他?

也就是說,小醜很早以前就接觸了鳳凰山104號彆墅?

自己與小醜的相遇,一切都安排好的了?

王尊深吸一口氣,小醜抹去了本來存在104號彆墅地下室裡的房間,現在又把房間給還回去了。

小醜的手段這麼通天嗎?

房間代表了什麼東西?

進去之後,真的是另一個世界嗎?

說真的,王尊居然還有一點小期待。

同時,他也明白了,小醜現在應該是遇上了什麼事,又亦或是有什麼阻礙,所以對他動不了手,如若不然的話,應該早就親自來乾他了。

又怎麼可能把他留到現在還活蹦亂跳。

結束了!

王尊坐了下來,望著天邊泛起的漣漪光亮,馬上就天亮了,又活了一個晚上,王尊如釋重負。

“小醜對你做了什麼,你為什麼會變成小醜的樣子?”

王尊坐在地上,口乾舌燥,從揹包裡拿出一瓶礦泉水。

三位紅衣厲鬼,一位半身紅衣,一位普通厲鬼,全部站在王尊的身後。

要知道,王尊可是一個人啊,一個人讓一群鬼東西為命是從,這是多麼讓人覺得震驚的事情。

“他想將我打造成與他一模一樣的東西,後來我發現了他的陰謀,我與他決裂了,他將我打散,用刀封印!”

“我的時間不多了,雖然現在看起來冇什麼特彆,但我的身體正在一點點的消逝,最多一個星期,我會在這片天地消失殆儘!”

張遠苦笑開口,苦澀至極。

王尊冇想到是這個結果,剛把張遠給救出來,卻已經是結束的開始了。

“我們的敵人都是小醜,我有一件事情,與小醜有關,他一定在計劃著某件事情,我一直在破壞他的計劃,他對我恨之入骨!”

“現在,他又做了一件事情,要與某個鬼東西合作,打造出一位青眼紅衣厲鬼,我不能讓他的計劃得逞,我需要你的幫忙!”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們就是朋友,不是嗎?”

王尊麵帶微笑,如果拉上一位白眼紅衣厲鬼,作用是很大的。

“我更想親殺滅了小醜,但他很強大,很強大,我不是對手!”

張遠歎息,心有怨恨,卻是無力迴天。

“破壞他的計劃,不也是間接性的對他造成傷害嗎?”

“他打造你,計劃是什麼?”

王尊很想小醜的目的,小醜一直在做喪心病狂的事情,打造鬼怪,最後要做的事情肯定很驚人。

“不知道,我隻知道他一直遊走在豐城市之中,打造一個個的鬼怪,我就是其一,他要做什麼,他從來冇有說!”

“他是一個喪心病狂,毫無人性,無情凶戾的東西!”

張遠很瞭解小醜,但也不知道小醜最後到底要乾什麼。

“我們合作?”

王尊試探性的詢問。

“時間不多了,在有限的時間裡,我想儘可能的滅掉小醜!”

張遠消失了,隻剩下一個手掌大小的小醜人偶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