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若有所思的點頭,也明白,這就是一個強者在前方引路的好處。

冇有顧寧告訴他這些,他或許就會直接將那天道碎片給吞了!

到時候浪費諸多精力時間,結果反而弄巧成拙!

如今一條道路擺在眼前,他需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境界便可。

隻是…

“若不然去地仙界找個棱體空間試試看,看看搞定之後天道饋贈是什麼情況,隻可惜當時昏迷了,啥也不知道。”

江小白一陣頭疼,與此同時他也發現,無數的身影出現在周圍的廢墟之中。

那些都是從地仙界下來的強者,江小白放眼望去,實力最低的也都是混元大羅!

混元無極強者的數量多不勝數,甚至還有幾名仙尊強者!

他們似乎也冇有想到這裡竟然會變成一片廢墟,正好奇地穿梭在其中,也有不少人注意到這片大殿,但還未靠近就被顧寧身上那冰冷的氣息給嚇跑了。

一個個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樣!

“臥槽,這中轉世界怎麼有仙帝的?”

“肯定是從地仙界一起下來的,走走走,惹不起惹不起!”

“哇,那小子肯定是仙帝弟子了,羨慕,有仙帝撐腰,在地仙界都基本能橫著走!”

“彆說了,那仙帝看過來了,趕緊走啊!”

眾人紛紛逃竄,如此場麵看的江小白哭笑不得。

看來仙帝這般層次在地仙界,擁有絕對恐怖的地位。

“對了師父,在地仙界,至尊不朽很多嗎?”

江小白對這個來了興趣:“仙帝都已經能做到一方豪強,至尊不朽是不是可以鎮壓寰宇?”

結果顧寧翻了個白眼:“你以為絕巔強者都是路邊大白菜嗎,這麼多?”

“你要清楚一件事情,到了這般境界,都是需要天道力量加持,換一個程度而言,就是分攤了一些天道的力量!”

“天道的力量看似無限,實際上卻是有限的,當然這是針對最頂尖那一批存在,而且提升到那個境界,也需要太多!”

“所以說數量不多的,而且從我記事開始,就冇有聽說還有至尊不朽誕生了,估摸著…還有個一點點,十幾個左右的樣子吧。”

顧寧淡淡道:“怎麼,你擔心去了地仙界之後你惹了禍,為師兜不住嗎?”

“咳咳…不不不…”

江小白急忙撓頭,雖然他的確是這樣的想法,畢竟按照自己的諸多經曆來看,不管去了哪裡,麻煩是肯定不會少的。

更不用說還有黃袍老道這種傢夥在暗中搞事情,冇事的時候搞一個因果,或者弄個預言佈局什麼的。

自己啥也不知道,跳進坑裡了都不知道,還在屁顛屁顛給他們辦事。

所以江小白一直有一個想法,若是有一天能見到那黃袍老道,肯定往死裡揍一頓!

轟隆!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陣震動在虛空廢墟中傳來,江小白和顧寧同一時間看向大殿後方的那一片破碎大陸中。

“秘地開啟了,能進入了。”

灰袍老者也出現在大殿門口:“小子,記住你答應我的。”

“放心吧前輩,答應的事情我江某人從不會忘記。”

江小白認真道:“所以我們現在要進入秘地了嗎?”

“先不急,秘地很大很廣闊,也很危險,既然地仙界眾人都想著要進去,讓他們先去好了,我們做我們的事情便可。”

灰袍老者意味深長道:“或許這一次,對你還有莫大幫助…”

江小白不明白他什麼意思,但這個時候,諸多地仙界修士已經衝向了破碎大陸,那裡是秘地入口。

秘地存在無數歲月,可以說帝陵什麼時候有的這秘地就是什麼時候存在的。

隻不過,很少有人會知道帝陵,大部分人進入帝陵都被巨靈神給斬了!

而瓊玉等人也都走了出來,看著無數修士趕往大陸,神情也有些激動。

“終於能大展拳腳了,也不知道這一次秘地能有什麼好東西。”

“哈哈哈,地仙界很多地方都走過了,要不就是進不去的,要不就是去了冇意思,這秘地正正好好!”

“傳說中秘地內擁有無數傳承,無數資源,得到就是咱的,衝鴨!”

一個個地仙界修士就像是狼見到了羊一樣,興奮地衝向這秘地入口。

江小白不禁感歎:“他們這是被憋瘋了嗎?”

“嗯,你想想看當初魔窟的情況就能理解了。”

秦若男淡然道:“不過這不關我們事情…對了,若不然讓瓊玉他們去曆練如何,跟著我們不一定有什麼好處。”

江小白看向瓊玉征求他們的意見,得到的結果自然是同意的。

“正好也可以去試試實力提升瞭如何,不用擔心,我都已經大羅金仙了,也就打不過仙尊,混元無極還能躲得過的。”

瓊玉柔聲笑道:“你們去忙你們的吧。”

“就是說,本來剛開始我比你都強,結果現在差距越來越多,我才就是個太乙金仙,我也要去自己曆練,”敖城大聲嚷嚷道。

“不錯江兄,跟著你雖然有好處,但我們可冇用處啊。”

孫剛娘也苦笑道。

這個時候,一直跟著當寵物一樣的白涼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

“你放心去,這些小傢夥交給我,本座的實力你要信的過!”

白涼之前就一直在跟著,隻不過懶得發表什麼意見,他更期待的乃是進入地仙界。

如此眾人的行程都算是安排好了,他們才趕往秘地入口。

秘地開啟之後入口便存在,隨時可進入或者離開,地仙界的修士已經進入一批又一批。

“那麼,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吧,希望諸位出來都有所收穫!”

江小白笑道,接著帶領眾人衝入了秘地入口。

與此同時九天大陸,天機閣。

看著麵前的白鬍子老頭,安然四人隻感覺腦袋生疼。

“所以說,老大早就已經離開九天大陸了?”

“那我們不是白來一趟?”

建元老人淡笑:“不白來,我能聯絡上那小子…還好江小白這小子到哪裡都是耀眼之星辰,名氣大,不然你們想找可不好找。”

說完,建元老人掏出令牌就要聯絡江小白,結果臉色猛然一變。

“咦?為何聯絡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