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您想到什麼了?”

玉兒慵懶的聲音從後麵響起。

她昨夜操勞過度(就字麵意思),即便是以半妖孃的身體素質,此刻下床也感覺兩腿輕飄飄的,好似走在棉花上一樣。

“想到該怎樣替紫茵抓一隻純血貓妖回來,還有如何為你再找一隻完璧之身的蛇妖娘了。”

李勳回過頭,嘴角微掀。

破曉的晨光輕輕柔柔地灑在他的身上,為他的身子鑲了一層金邊。

而隨著旭日一點點躍出天際線,陽光也是逐漸變得耀眼刺目了起來。

迎著炫目的光芒,李勳的身形恍若一瞬間被拉得無比高大了起來,連麵目也在逆光中變得看不真切。

玉兒的豎瞳輕輕顫抖著,在這一刻,居然宛如見到神明降世一般,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想要頂禮膜拜地衝動。

光芒中,李勳的腳步一點點靠近,在玉兒差一點就要跪倒下去的時候,探手將其扶住。

“主,主人。”

玉兒盈盈一拜,低頭俯首道:“玉兒隻是一介奴婢,怎敢勞主人這般替我耗心費神?玉兒惶恐。”

“行了,雖說冇有規矩不成方圓,但本王這還冇成功奪嫡,倒也還不想這麼早就把自己變成高處不勝寒的孤家寡人。”

李勳不在意地擺了擺手,開口道:“說正事吧,我有了一個想法,但具體有冇有實施的可能性,還需要你來替我參謀參謀。”

因為抓捕貓妖和尋找蛇妖孃的事情,劉勇那邊基本上也提供不了什麼情報,所以這事兒李勳也就冇指望著他們。

“我現在知道的,能弄到半妖孃的渠道,就三種。”

李勳開口道:“其一,是黑市,無論是懸賞還是等競拍,都是花錢便能弄到,但這是一種效率極其低的方式,因為無論是懸賞還是拍賣,都得看運氣。”

之前,他早就匿名在黑市之中掛了尋找半妖孃的懸賞,拍賣會也一直都有關注。

可也整整等了一年多,才碰上了紫茵這麼一個貓女而已。

“其二,就是在及樂樓裡,你麾下的那幾個半妖娘娼妓。”

李勳接著道:“這是你的渠道,具體是如何找來的這些人,我也並不知曉。”

“其三,便是你所說的那一條利益鏈。”

李勳伸手在桌麵上敲了敲,開口道:“就是朝中有人暗中與妖獸族群勾結,以人類罪婦為籌碼,然後刻意去生育出半妖娘,再拿去買賣給廟堂上的達官貴人和江湖中的豪門大亨。”

“我雖然冇有在及樂樓裡尋花問柳過,但冇吃過豬肉卻也見過豬跑。”

李勳開口道:“我見你及樂樓中的那寥寥幾個半妖娘,也跟你一樣,全部都是蛇妖娘,而你也說過,你是附近的蛇妖族群特意安排在及樂樓裡的,以作為它們攻城時的內應。”

李勳說完,看著玉兒,開口道:“你告訴我,你手底下的半妖娘,是不是直接從蛇妖族群那裡送過來的?”

“主人您說的冇錯。”

玉兒點了點頭,開口道:“這幾個半妖娘,是我從蛇妖族那裡運來的,為的也是在及樂樓剛剛成立的時候,攬客的噱頭,當初靖安城裡也不止一家青樓,要不是有她們,及樂樓後來也不可能一家獨大。”

“那你還能找它們,再要一個蛇妖娘嗎?”

李勳開口問道。

“再要一個?”

玉兒的俏臉之上浮現出了一絲為難之色,開口道:“這恐怕很難。”

“主人您聽我說,從蛇妖族會特意將我安插到靖安城裡來做內應,您應該也能知道,活動在靖安城附近的這一支蛇妖族群,其實力是並冇有多強的,這也就導致了,他們所培育出的蛇妖孃的數量也就很少。”

看著李勳緊皺的眉頭,玉兒開口解釋道:“算上我,在及樂樓裡,一共有三個蛇妖娘,能派出我們來,已經是非常難得了。”

“除了你,蛇妖族群,在靖安城中可還有其他眼線?”

李勳沉吟道:“如果冇有了的話,那還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跟他們說,及樂樓出了變故,你手下的蛇妖娘有了折損,讓他們給你補充,也不成?”

“主公,事情冇有這麼簡單。”

玉兒依舊搖了搖頭,開口道:“縱使蛇妖族群在城裡隻有我這一個眼線,也未必我說什麼它們就全信,而且您想,暗中買賣半妖孃的那條利益鏈,蛇妖族群肯定也有所參與,但這條線……卻並未經過我手啊!”

“這樣啊……”

李勳點了點頭,開口道:“你說的對,蛇妖族既然也參與了買賣半妖孃的利益鏈,那它們自然就還有其他與城裡接觸的渠道,如果亂說,一旦被識破了的話,不光找不來小蛇娘,而且你自己還會有危險。”

“而且主人,您要的還是完璧之身的雛兒,那這就更困難了。”

玉兒介麵道:“蛇性淫,一般等半妖娘成年之後,都會在蛇妖族內被破身,除非是有相當特殊的情況,比如蛇妖族非常看重的交易之類的。”

“對了!”

李勳忽然眼睛一亮,開口道:“對了,既然它們不給你派,那買總不是問題吧?”

“買?”

玉兒輕咦了一聲,而後眼睛一亮,開口道:“主人是說,您以買家的身份,讓我聯絡蛇妖族,直接向他們交易完璧之身的蛇妖娘?”

“冇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李勳開口道:“反正蛇妖族本身就有買賣半妖孃的交易在,隻要我們花大價錢,總有打動它們的機會,不是嗎?”

“你就往我身上推,說我有特殊嗜好,就喜歡蹂躪那種冇有正式成年的雛兒半妖娘,價錢讓蛇妖族儘管提。”

李勳開口道:“正好,我之前才帶著紫茵招搖過市,就算蛇妖族在城裡還有其他眼線,也不會穿幫。”

“如果是買……這個可能性倒是大很多。”

玉兒點了點頭,開口道:“雖然買賣半妖孃的利益鏈不是經我手的,但我也可以向蛇妖族內提,來替主人牽線搭橋。”

“就算蛇妖娘這事兒解決了,那純血的貓妖呢?”

玉兒開口道:“您之前是如何得到紫茵那丫頭的?”

“紫茵是黑市懸賞來的,而且跟我交易那人也已經死了,我問過,紫茵一路上都是被蒙著麵帶出來的,所以她也找不回貓妖族的棲身之處,想通過這條線索去找貓妖,估計冇戲。”

李勳的手指在桌麵上有節奏地敲擊著。

“那怎麼辦?”

玉兒沉吟道:“UU看書www.ukansh.com隻能用老辦法,在黑市蒐羅貓妖族群的訊息了?”

“那希望更渺茫!彆說貓妖族群遠在深山大澤,人跡罕至,就算有人能誤打誤撞碰到了貓妖族的棲息地,又哪裡還有命能活著回來?”

李勳沉聲道:“我有一計禍水東引之策,既然我們找不到貓妖族,那便讓彆人替我們去找它們就是了。”

“彆人替我們找?”

玉兒疑惑道:“誰能這麼聽話?”

“蛇妖族。”

李勳微笑著開口道。

“蛇妖族?!”

玉兒的聲音猛地提高了八度,開口道:“主人!蛇妖族和貓妖族之間的矛盾很深!您就算是從它們那裡花大價錢買了一個雛兒蛇妖娘,它們也絕不可能替你尋找貓妖族的所在之地的!”

“如果它們是自己想要去找呢?”

李勳的臉上揚起一抹笑意,開口道:“你剛剛說貓妖族跟蛇妖族之間有世仇?天助我也,那我這計劃成功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主人,玉兒還是不明白。”

玉兒看著笑容滿麵的李勳,疑惑地柳眉微蹙。

“你瞧好了就是。”

李勳霍然起身,邁步朝著門外走去。

“主人這就回去了?”

玉兒連忙起身相送。

“對!回去了。”

李勳腳步輕快。

“回去弄死紫茵,然後當街走鬨市運到城郊,扔礦坑裡去!”

PS:之前那章因為瑟瑟了,所以卡了稽覈,刪減了,然後好像還重複上傳了,跟大家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