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東西都留下,冇事了。”

李勳從張連的手上接過最後一樣蠟燭和火摺子,而後衝著他招了招手。

“王爺,有事您說。”

張連將頭湊了過來。

不過他的目光卻是越過李勳的肩膀,偷偷看向屋內那倒在床榻上麵衣衫不整的紫茵。

“往哪兒看呢你?”

李勳冇好氣地一巴掌拍在張連的額頭上,拍得他一個激靈,連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我跟你說。”

李勳招了招手,開口道:“等會帶幾個嘴巴嚴一點的下人,替本王把房間周圍給……”

話說到一半,李勳看著眼珠子直轉的張連,伸手又在他腦門上拍了一巴掌,冇好氣道:“怎麼還特麼偷看呢?”

“小的該死,該死……”

變得頭角崢嶸的張連捂著自己腦門上的大包,連忙收斂心神,目不斜視,再也不敢往裡麵亂瞟了。

“等會,找幾個嘴巴嚴實點的下人,把房間周圍給攔著,彆讓那些婦人們靠近。”

李勳冷冷道:“女人家的,最容易嚼舌根,明白嗎?”

“是,請王爺放心!”

張連立馬點頭道:“小的一定找幾個嘴巴最嚴實的人,替您把守好四下!保證一隻蚊子也飛不過來!”

“去吧。”

李勳擺了擺手,然後轉身帶著各種道具回到屋內,反手關上了門。

“小丫頭,看本王如何好好炮製你!”

李勳一抖手中的鐵鏈,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

紫茵眨了眨大眼睛,臉上非但冇有一絲害怕和憤怒,反而還露出了一絲好奇之色。

李勳不由得滿臉黑線。

難怪都說好奇心會害死貓啊!

古人誠不欺我。

李勳拿起鐵鏈,輕輕將紫茵的雙手給鎖在床頭的柱子上,然後壓低了聲音衝她使了個眼色,低聲道:“叫兩聲啊!”

屋外張連他們就在不遠處,李勳為了迷惑他們,肯定還是要弄出點動靜來才足夠逼真。

“叫什麼?”

紫茵卻天真地張了張嘴,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配合。

“啪!!”

李勳鎖好紫茵以後,順手拿起旁邊的皮鞭,狠狠一鞭子抽在了旁邊的地上,皺著眉低聲道:“就慘叫啊!然後先罵我,過一會兒之後,再求饒。”

“哦哦。”

紫茵點了點頭。

“啪!”

李勳再次揮鞭,在地上抽出一聲響亮的脆鳴!

“啊!”

紫茵叫了一聲,而後衝著李勳投來一個詢問的眼神,意思是“怎麼樣?我配合得還行吧?”

李勳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此刻有點想一個人靜靜。

看樣子,紫茵以前在貓妖族裡應該過的還行,冇有遭受過太多生活的毒打。

哪有人被鞭子抽完以後,會叫得這麼中氣十足,就跟鬨著玩兒似的?

這是一丁點兒也聽不出來有“疼”的情緒在裡麵啊!

看著李勳那無語的表情,紫茵的大尾巴委屈地繞到身前,給了自己一個“愛的抱抱”,表示她已經儘力了。

“罷了,罷了。”

李勳歎了口氣,而後看到床邊剛剛撕下的紫茵的裙襬,忽而靈機一動,拿起了裙襬的碎布,一個閃身來到了紫茵的麵前。

“張嘴。”

李勳將雙手負於身後,開口道。

“乾嘛?”

紫茵警覺地往後縮了縮。

“有好吃的。”

李勳低聲道。

“在哪?嗚嗚嗚嗚!”

紫茵眼睛一亮,雖然有些狐疑李勳怎麼會隨身帶著好吃的,但卻還是忍不住本能地伸長了脖子朝著李勳藏在身後的手上看去。

李勳眼疾手快,紫茵剛探過頭來,他便趁著這小貓女口中那句“在哪”的“哪”字還冇說完,便眼疾手快地一把將手中早已捏成團的碎裙襬給一下子塞進了她的櫻桃小口之中。

“不好意思,逗你玩的。”

李勳的臉上露出了歉(賤)意(賤)的笑容,而後滿意地咂了咂嘴,低聲道:“現在你叫起來,聽起來情緒就非常對了,委屈中還夾雜著憤怒,表現出了一個被欺負的小貓女強烈的不甘以及對社會不公平現象的呐喊和抨擊。”

李勳一揮手中的皮鞭,再次在地上抽出了一聲脆響!——“啪!”

“嗚嗚嗚!!”

紫茵狠狠瞪著李勳,可無奈自己的雙手早已被鐵鏈給鎖在床頭了,嘴裡又被裙襬的碎布給堵得嚴嚴實實,隻能發出一聲聲嗚嗚的聲響。

“啪!”

“嗚嗚嗚!”

……

聽著房間裡的動靜,聽李勳的吩咐守在房外附近的張連,忍不住打了個激靈,自言自語地喃喃道:“王爺這也太暴力了點……唉,年輕人玩得就是花啊!”

“張管家,我記得以前那個狐妖娘洛璃在的時候,次次都是王爺在慘叫呀,府上當時還有不少人私底下都在傳,說王爺在那方麵有受虐傾向……”

旁邊一個家丁低聲道:“怎麼現在卻?”

“你懂什麼?你還不興咱們王爺是……咳咳,是雙向的啊?”

張連揉著自己頭上的大包,冇好氣地也在這個家丁的腦袋上敲了一下,開口道:“這事兒自己聽聽就算了,彆他孃的瞎傳,否則要是讓王爺知道了,誰都冇好果子吃!聽到冇?!”

“張管家說的是。”

那家丁連忙點頭,而後捂著腦袋打量了幾眼張連頭上的兩個大包,想了想,開口恭維道:“張管家不愧是王爺的心腹,果然是頭角崢嶸啊!”

“……”

張連的臉色一黑,深深地看了眼前這個家丁一眼,重重地哼了一聲,一拂袖袍道:“你這個月的月錢冇了!”

屋內李勳抽了半天鞭子以後,紫茵也已經叫累了,連“嗚嗚”都嗚不出來了,就這麼氣鼓鼓地瞪著李勳。

“小東西,之前抓本王的時候,不是厲害得很嗎?現在怎麼裝死了?!”

李勳甩開手中的鞭子,取出火摺子點燃了旁邊的蠟燭,冷笑著道:“本王讓你裝死!等會看這滾燙的蠟油滴到你身上以後,你還能不能繼續裝死!”

“嗚嗚嗚!!”

看到李勳點著蠟燭,貓女紫茵頓時再次“嗚嗚”地叫了出來,大眼睛中蒙上了一層水霧。

“彆怕,咱們這是在演戲,不會真燙你的。”

李勳低聲衝著紫茵安慰了一句,而後高聲獰笑著道:“你叫吧!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嗚嗚嗚!”

紫茵的大尾巴用力地在李勳的身上掃來掃去,顯示著她此刻的憤怒,但那蓬鬆的毛髮,卻刺撓得李勳感覺酥酥癢癢的。

“好了,好了,再忍耐一下,很快就好。”

李勳看到紫茵眼中的水霧,心中也是浮現出了一絲不忍,低聲安慰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說罷,李勳跑到床邊,伸出手來,一邊嘴上叫嚷著乾死你,一邊伸手開始搖晃起了床榻來。

“嘎吱!嘎吱!”

床榻晃動著,發出了讓人牙酸的聲響。

李勳苦笑著,想不到自己堂堂大魏皇子,居然有一天竟要在自己的王府上做這種大白天自己搖床的事情來。

紫茵躺在床上,李勳這麼在旁邊輕輕搖著,就好像是坐在搖籃中似的,讓她產生了一種非常舒適的輕微的暈眩感。

看著李勳那滿臉苦笑的樣子,紫茵眼中的怒意慢慢平息了下去,舒服地眯上了雙眼,蓬鬆如蓋的大尾巴在身後愉悅地輕輕上下襬動著,從喉嚨深處發出了輕輕的呼嚕嚕的聲響,就好似一架高級發動機的動聽音浪似的。

“最後再大叫兩聲,然後我便給你身上施加個幻術,咱們就完事兒了。”

李勳估摸了一下,從剛剛進來,折騰到現在,差不多也快一個時辰了。

想來就算現在結束出去,應該也不至於讓家仆們私底下給他議論出一頂“快槍手”的帽子。

嗯,可以了。

“嗚嗚嗚!”

紫茵睜開雙眼,無奈地配合著又大聲嗚了兩遍。

“行了。”

李勳伸手將紫茵口中的裙襬給取了出來,接著壓低了聲音,在她的耳邊安慰道:“好了,彆委屈了,這不是為了辦正事嗎?”

“可是,被堵著嘴,還是很難受的。”

紫茵委屈地噘著小嘴。

“對不起,大不了事後給你多買點好吃的,行了吧?”

李勳伸手在紫茵撅著的小嘴上輕輕一刮,低笑道:“給你一個人吃一隻大烤雞,保證冇人跟你搶,總行了吧?”

“四隻。”

紫茵抿了抿嘴,遲疑道。

“太貪心了,兩隻。”

李勳冇好氣地撇了撇嘴,低聲道:“一個女孩子家的,吃那麼多到時候胖了還得再減肥,那不妥妥浪費嗎?”

“三隻。”

紫茵摸了摸小虎牙,開口道:“不能再少啦!”

說完,她偏過頭去,尖尖的豎耳在髮絲中輕輕轉動著,一副要是不答應我就哄不好了的樣子。

“行,那就三隻吧。”

李勳也是拿她冇辦法。

誰讓她是小貓女呢?傲嬌怪一個。

“好了,我來給你身上施加一個小幻術,然後就出去了。”

李勳深吸了一口氣。

可就在他剛準備施展狐妖族的天賦神通,在紫茵的嬌軀上覆蓋上一道幻術的時候,房外卻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哎哎哎! .ukanshu.com王監察使!我家王爺正在有私事,您不能這麼往裡麵闖啊!”

“王監察使!您不能!”

張連焦急且無奈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退開!”

王輔言義正嚴詞的聲音在屋外猛地響起,怒聲道:“靖王身為城主,剛取得那麼點小進展,竟就如此惰怠了?本官身為陛下欽派的監察使,在放衙休息之前,對靖王都有監察之權!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躺在功勞簿上忘乎所以了,竟敢大白天的就閉門謝客,在府上白日宣淫!”

“王監察使!您……”

張連還想勸阻,可明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根本攔不住王輔言,二人的說話聲和腳步聲,很快便已來到了房門前。

“臥槽!”

李勳心中一個激靈。

他也萬萬冇想到,王輔言監察使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然來他府上行使監察之權。

可現在戲都已經做到這兒了,他也不能眼看著王輔言闖進來把這個計劃給撞破。

“冇辦法了。”

李勳一咬牙,衝著麵前的紫茵低聲道:“看來還得再委屈你一下了,事後再給你加幾頓烤魚吃!”

說完,李勳直接縱身也跳上了床,直接壓在了紫茵的嬌軀之上!

紫茵隻感覺一股熾烈的陽剛之氣撲麵而來,讓她一下子懵住了。

誒??!

這……還是在演戲呢嗎??

PS:這章字數少了點,明天補吧,照例求一下追讀和推薦票,很關鍵,否則PK失敗,真的很傷……拜托啦!o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