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噗!

兩道噗噗聲幾乎同時在耳邊響起,很熟悉的聲音,像是飛箭穿透布料、刺入血肉……

布爾克猛然睜眼,尚未轉頭便聽得兩道悶哼聲。

回頭,絡腮鬍大將胸口插著灰黑色利箭,直直從馬上栽下去,再看看右邊, 大妃的弟弟那兀納裡也摔到了地上。

布爾克的表情凝在臉上,怎麼會?這麼遠的距離,怎麼可能會中?

還是兩箭齊發,分彆同時命中!

山峪關城牆,皎皎放下弓箭,冷聲道:“本帥的這個花繡得怎麼樣?白狄元!帥!”

元帥二字她咬得極重, 幾乎是一字一頓,布爾克麵色霎時一白, 死死抓住韁繩。

主帥已死, 白狄大軍士氣不振,這場戰爭毫無懸念,打到翌日黎明,白狄也未攻向任何一段城牆,隻能撤走。

接下來的半月,他們三天兩頭髮起突襲,結果就是死的將領越來越多,士兵也傷亡慘重。

這期間,皎皎收到了紀昀的來信,施如本是國師秘密培養的命師,他的本領遠在四位祭司之上。

他唯一的使命,就是鑒定汐玥公主,但是推算完,命師必遭反噬亡故,故而國師每百年就會秘密培養一位命師。

施如不想死,這才叛出國師府。

本領強、又與國師敵對, 施如的話多半是真的, 並不是國師府的陰謀。

紀昀又詳細說了扶南與西戎交戰的起因, 三月前,西戎王的小兒子隨長輩到邊境玩耍,突然失蹤。

西戎初步調查發現,他被一夥馬賊劫去了扶南境內,西戎方立刻派出人員與扶南邊關守將交涉。

扶南守將答應幫忙尋找,並放了西戎一支小隊進入境內親自尋找,誠意十足。

不成想,最後卻在守將府邸的池塘裡找到西戎小王子的屍身,死狀極其淒慘,還有被侵犯的跡象。

西戎方雖怒不可遏,卻也很剋製,擔心中了奸人挑撥,深查下去卻發現,小王子是被守將那好孌童的三兒子侵犯致死。

西戎方再也忍不住怒火,揚言要踏平扶南,為小王子報仇!

扶南守將直喊陰謀,又在扶南**的授意下,含淚道, 願意奉上三兒子的頭顱, 以平息西戎王的怒火。

西戎王又何嘗不知道這是個陰謀, 小王子出行,身邊守衛甚重,普通馬賊怎麼可能擄走他?

最初搜尋,他們並未懷疑扶南守將,小兒子的屍體卻因一連竄的巧合,在西戎搜尋隊做客守將府邸時,眾目睽睽之下爆出來。

但是,兒子那樣屈辱的死法,西戎王接受不了,小兒子又確實死於守將三兒子身下,此事扶南必須給西戎一個交代。

悲痛過後,西戎王給出解決法子,一位王子的性命自然不是一個守將的兒子可抵的,扶南要麼割地、要麼奉上一位皇子的頭顱,給小兒子陪葬。

雖然扶南國君兒子眾多,不受寵的也不少,但再不受寵,那也是自己的兒子,怎麼能讓他們給西戎小王子陪葬呢!

那豈不是昭告天下,扶南的皇子冇有西戎的王子尊貴,換個說法就等同於宣告,扶南冇有西戎尊貴。

割地,可是要遺臭萬年的,扶南國君自然也不同意,雙方就此打了起來。

近日,扶南方向西戎傳達,這是垚晗的陰謀,企圖禍水東引。

紀昀很清楚,這件事情的背後推手是國師,但國師府樹大根深,先不說他揭露後,天下人信不信,即便扶南西戎兩國君主信了,也不敢把矛頭指向國師府。

無奈之下,紀昀隻能把鍋往白狄頭上扣。

在信的末尾,紀昀交代,天下極可能要大亂了,他會協助皎皎拿到更多的兵權,最大可能減少垚晗的內耗。

看完信,皎皎唏噓之餘,怒罵國師狼子野心,受天下百姓供奉,卻不履行義務,反而為禍天下。

幾日後,中軍大營內,魏大強摸著下巴:“元帥,韃子不對勁啊,我怎麼看著,他們像是來送死的?”

這半月打下來,白狄三萬人馬早已傷亡過半,卻仍未放棄,時不時就來騷擾一下,攪得眾人愣是十天半月冇睡個囫圇覺,煩不勝煩。

皎皎鎖著眉,沉思片刻,道:“他們必有援軍要到了,徐將軍,你帶幾位斥候深入白狄疆域探查,看看他們援軍有多少?”

“是!”

“魏將軍,元將軍,你們安排下,士兵們輪番值守,這兩日遇到敵襲,不必全員出動。”

“是!”

……

討論正酣,守衛忽而進來:“元帥,路王殿下的信!”

皎皎一喜,忙接過來,這些信是通過飛鴿傳書,一次能傳送的資訊有限,一眼就掃完了。

“十月中下旬,白狄突降大雪,泰半牛羊牲畜凍死。”

魏大強冷笑:“原來是斷了糧,打算來我們垚晗搶呢!老子就說他們怎麼跟瘋了一樣,原來是餓瘋的。”

眾人鬨笑起來。

皎皎心念一動,糧食不足,必不能久戰,這一次白狄定會派出大量軍隊,期望以壓倒性的數量一舉攻破山峪關。

如此一來,白狄國內空虛,有望潛入盜取王印!

魏大強見她眼神亮晶晶的,頓時興奮了:“元帥已有妙計?”

皎皎微微頷首:“忍了他們這麼久,咱們也該主動出擊!徐將軍,探得白狄援軍數量、位置,馬上回來;魏將軍,挑出六千擅馬術的騎兵,讓他們好好休息,這兩日不參與輪值!尋三位嚮導,後勤準備些……”

三日後,徐將軍回稟:“白狄援軍約麼有十萬之眾,如今已到梅古裡,距離山峪關約百來裡。”

皎皎當日便與魏大強、鄭成參將各領三千騎兵出關,從三個方向衝入梅古裡,殺入白狄援軍,又在他們組織圍攻前揚長而去。

白狄援軍派出精銳騎兵追逐他們至二十裡外,失去蹤跡,無奈返回。

申時初,疲憊的大軍縮在一處雪丘後啃乾糧,一隊騎兵再次從雪丘後衝出,如一柄利劍在大軍中央劃了一道刀。

白狄將領氣得直跺腳,親自帶兵追過去,半個時辰後,雙方距離拉近大半,追上隻是時間問題。

突然,一個黑點從白茫茫的亂雪中飛來……

不好,是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