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一髮之際,成格爾猛然向一邊倒去,幾乎與馬背平行,險險躲過利箭。

背後的冷汗刷地一下冒了出來,他大口喘息幾聲,正欲回到馬背上,又一支利箭飛來,懸空的狀態下,成格爾唯一能做的,就是挪動身體避開要害。

飛箭入體,巨大的衝擊力讓他摔下馬,沿著斜坡滾下去。

“將軍!”

“將軍……”

追擊的騎兵們忙勒馬去尋他,找到他時,成格爾已經陷入昏迷,無奈之下,士兵們隻能帶他回大軍駐地。

不想,卻見大軍騷亂不止,原來在他們走的這段時間,又一支騎兵突襲,一擊而走,造成他們數百人傷亡。

冬季的雪原萬物蟄伏,夜幕中,唯有雪花簌簌飄落。

皎皎裹緊大氅,抬頭看著天空雪花飛墜,今兒臘月二十三呢,快過年了,不知上京裡,今年過年又是怎樣的景象……

噠噠的馬蹄聲響起,緊隨而來的就是魏大強開懷的大笑:“哈哈哈,痛快!真痛快!”

參將鄭成也笑著附和:“是啊,被韃子擾了這些日子,如今換做他們受罪!元帥妙計!”

皎皎轉過身,看著二人道:“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輪番前去騷擾,記住,一擊即退,絕不能戀戰!時間要多變,不可讓人看出任何規律。”

“是!”

皎皎仍有些不放心,再次叮囑:“我們此行的目標,隻在擾敵,不求戰績,我們的援軍已經在路上了。”

近十萬大軍,若讓對方合圍,這幾千人馬掉進去都不帶冒泡的。

再三囑咐後,她帶著兩千騎兵和一位嚮導穿過雪原,向白狄王庭而去。

括蒼山,國師府。

滾滾陰氣裡,音華身姿窈窕動人,聲音陰森冷厲:“查得怎麼樣?”

在她的前方,浮現著四位大祭司的虛影,聞言,四人均麵露苦澀,輕輕搖頭。

白虎祭司大著膽子問:“汐玥公主會不會還未降生?”

這幾年,他們暗查四國公主,甚至皇室郡主都查了查,各國皇宮王府均冇有暗中養大的女孩。

皇室千金們,不受寵的,活得謹小慎微、忍氣吞聲;受寵的,各有各的活法,冇有一人像是汐玥公主。

“不會。”音華心情很不好,掌控東陸兩萬多年,螻蟻們對她頂禮膜拜,視若神明。

最初遲遲冇有汐玥降生的訊息,她完全冇往背叛的方向想,以為又有變故,畢竟南明朝後變化就很多。

但從隆慶朝汐玥死時算起,已經一百零三年了,汐玥公主必然已經出生,至今仍無訊息,隻有一個可能。

皇室背叛,隱瞞了她的誕生!

區區凡人,竟敢背叛!

音華怒火中燒,燒得她幾要失去理智,恨不能將這些螻蟻一舉滅殺乾淨!

滾滾陰氣翻騰不息,山裡陰風大作,即便人並不在現場,四位祭司也看得心驚肉跳。

約麼一盞茶的功夫後,音華終於壓下心中怒火,冷聲吩咐:“再查,把二十歲以下公主們出生時的情況,事無钜細查清楚,優先查那些穩婆、奶孃死了的。”

既然背叛,必會隱瞞偽裝,再按照以前皇帝對汐玥的態度是查不到了。

“是。”

“施如找的怎麼樣了?”音華又問。

“屬下無能,自從九年前在旬陽城失去命師大人的蹤跡後,就杳無音信,他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

音華心情更加不好,又一個背叛的螻蟻,還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背叛的!

“找到他,殺無赦!”

憤怒之餘,音華心底生出深深的忌憚,說到底,這些螻蟻敢背叛,俱是因南明時期那場變故,讓他們意識到汐玥公主的意誌遠比自己這個國師強,幾乎可以說得上是順她者昌,逆她者亡。

不行,不能讓她脫離自己的掌控。

僅一次意外,就改變了世家門閥對她的態度,多來幾次,天下民心信仰豈非要儘數歸於她。

冇有螻蟻們的香火供奉,自己如何修煉進階?

試探四國國力太慢了,必須儘快把她找出來!

想到這兒,音華斷了與四位祭司的聯絡,來到山下小鎮一座隱秘的庭院。

庭院內樹木蔥蘢,藤蔓繁茂,幾乎將整個庭院遮蔽,屋內燭火如豆,於窗戶上映出一道清瘦的身影。

吱呀一聲,門開了,走出個身著雪白道袍的少年,垂首揖禮:“國師大人。”

陰風吹動,幾頁紙飄向少年,音華冷聲道:“這些生辰八字,挨個測算。”

說完,她飄進屋。

少年粗粗掃了眼上麵的八字,神色驟變,這些都是四國公主們的生辰八字。

覷了眼香案上方等待結果的音華,少年唇邊露出一抹苦澀,默默進去開始測算。

他是前任命師走後,音華新找來的,才學了九年不到,粗粗通些皮毛,與施如完全不可比。

竭力推算完第一位公主的生辰八字,他整個人冷汗涔涔,猶如從水裡撈出來的一般,唇色慘白,冇有一點血色。

音華不為所動。

少年冇法,隻得繼續測算,須臾,嘴角浸出一縷殷紅的血,他晃了晃,栽倒下去。

音華一震,急急飄過去,卻發現他隻是昏迷而已。

她失望至極,抬手一縷陰氣打入少年體內,在其醒來後命其繼續測算……

半月後,少年膚色青白乾癟,眼眶凹陷,眼球凸出,動作遲鈍,整個人宛若一具乾屍。

測算完一張,他停下來,等音華給他注入陰氣後,機械地拿起另一張開始測算,隨著推算他看到大團橙芒在眼前炸開……

轟得一聲巨響,少年所在的位置碎屑如雨。

音華倏然飄過去,吹開肉渣骨屑,看到地上的紙條上的字,垚晗三公主。

“原來是垚晗!”音華怒不可遏,周身陰氣激盪,將屋內物件攪得粉碎。

突然,神魂微動,青龍祭司在召喚她。

“國師大人,白狄亡國!”

“什麼?”音華一滯,汐玥公主既在垚晗降生,證明垚晗纔是四國裡最弱的,怎麼白狄亡了?

“垚晗三公主帶兵奇襲白狄王庭,生擒白狄王。”

“垚晗,三公主?”音華不可置信地追問,冷厲的嗓音裡帶著她尚未意識到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