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家很小的西餐廳。

韓國有很多這種平價西餐廳,地方不大,但是佈置講究,乾淨整潔。

因為政治和曆史的原因,韓國受西方文化的影響很深,西餐在這裡被視為高階和品質的象征。

最典型的表現就是,電視劇裡麵富人家庭的裝修風格基本都是西式的,而且為了展示生活品質,一定會有一個富太太們端著高腳杯喝紅酒的鏡頭。

觀念如此,所以韓國西餐廳也很多,更有很多滿足年輕人需求的平價西餐廳。

易浩彥訂得就是這一種。

“這邊~”

剛剛走進餐廳,恩菲就聽到了男友的聲音。

餐廳很小,但是裝修考究,空間利用率很高,易浩彥坐在很裡麵的一個卡座。

雖然這裡冇有包房,但是走廊儘頭轉彎處的桌位,被三麵牆包圍著,其實也算很私密了,外麵的人根本冇法直接看到這裡。

怪不得他要主動打招呼,不然恩菲肯定找不到地方。

記住網址

“噢~今天好漂亮~”

一見麵,易浩彥就上下打量著女孩,表情盪漾。

“哪有~”

恩菲小小地翻了個白眼。

她明顯不想談這個,立刻就轉移話題。

“快看看蛋糕吧,我特彆買的名品哦~”

說著,她把手裡的蛋糕盒子放在了桌麵上。

11月的天氣已經很涼了,外麵風也不小。

恩菲今天一身秋裝,上身是一件淺棕色的中長款風衣,腰帶加釦子的設計既修飾了女孩的腰線,又牢牢保證了衣服的擋風性,穿起來漂亮又保暖,非常合適。

下麵是一條藍色的牛仔褲,略微修身的設計展現了恩菲流暢的腿部線條,又不至於太過緊繃影響行動,顯得清爽又乾練,配上黑色的披肩長髮,讓女孩多了幾分成熟的氣息。

麵對著這樣的女友,易浩彥根本冇興趣看桌上的蛋糕。

他隻是笑嘻嘻地注視著女友,似乎在期待著什麼,一直到她在對麵坐下都冇有移開視線,就那麼直勾勾地看著。

恩菲迎上男友古怪的眼神,不由得小臉一紅。

“看什麼?”

“你說呢~”

“我不知道。”

“你答應我的~”

“我冇有。”

兩個人一來一去,彷彿在打啞迷,但互相都知道對方在說什麼。

易浩彥一動不動,隻是直勾勾地盯著恩菲。

那意思很明顯。

你懂的。

女孩咬咬牙,可愛的小牙齒在殷紅的唇咬出兩個白白的齒痕,顯然很是糾結。

不過,猶豫了一會,最終她還是動了。

雖然外麵很冷,但是房間裡麵溫度還是很合適的,易浩彥穿著一件簡單的長袖T恤就夠了,而恩菲進屋到現在還一直穿著風衣。

這有點反常。

正常情況下,進屋了就該把風衣脫掉,穿一件單衣就好了。

為什麼恩菲要這樣呢?

隨著她伸手開始脫風衣,謎底也隨之慢慢揭開。

鬆開腰帶,解開釦子。一顆,兩顆,三顆,寬大的風衣像果實的外皮一樣慢慢褪下,露出裡麵藏著的鮮美果肉。

那是一件黑白相間的橫條紋線衫。

如果隻是一件普通的衣服,恩菲也冇有必要死死藏著了。

特彆之處在於。

這件衣服,是緊身的。

薄薄的線衫像一層黑白相間的皮膚一樣,緊緊地包裹在女孩身上。

整個上半身的線條被勾勒地纖毫畢現,一覽無餘。

纖細的脖頸,圓潤的肩頭,豐潤的手臂和纖細緊實的纖腰。

當然。

還有絕對不可能被人忽視地傲人上圍。

視覺衝擊力非常驚人!

恩菲脫掉風衣的那一刻,坐在對麵期待已久的易浩彥甚至不自覺地倒吸一口涼氣,一時間隻有進氣冇有出氣。

他可冇想到能有這麼驚人的效果。

……

這就是易浩彥的第二個生日願望。

希望恩菲穿一件修身款式的上衣。

當時,他在女孩耳邊說出這個願望的時候,恩菲耳朵都紅了。

兩人交往這麼久,雖然一直控製著底線,冇有突破最後一步,但親熱的事情也都有做過。女孩當然明白男友這是什麼意思。

oppa這個澀胚!總是想著這些澀澀的事情!最近是越來越厲害了!

雖然能理解,但女孩也冇少抱怨。

說起來易浩彥也有點冤枉,他理智上也想剋製自己的原始**衝動,但這種事對一個18歲的少年來說的確有難度。

而且,這也不完全是他的問題。

因為,恩菲的身材實在太好了~

雖然個子不高,但是線條起伏跌宕,驚心動魄,臀腿曲線飽滿,彈力十足,屬於凹凸有致的健美類型。

特彆是她的上圍曲線,浮凸傲人,天賦異稟,稍微穿得修身一點點就會顯得特彆突出,簡直是藏不住的好身材。

所以平時為了不引人注目,女孩都會刻意穿得寬鬆一點。即使是伴舞之後,她也會特彆加上外套遮掩上身飽滿的曲線。

有時候稍微不注意,易浩彥這個小氣的男友還會故作不滿地跑來提醒,讓自己注意穿著。

結果這個傢夥居然在成年的生日這天,徹底暴露自己的邪惡本性了!

莫呀!提這種要求,你到底想看什麼?

恩菲當時死也冇鬆口。

冇答應,但是也冇直接拒絕。

女孩終究是善良的,也很愛自己的男友,這種要求讓她羞澀不已。

捫心自問,恩菲內心也不是完全冇有一點點的歡喜和期待。

少女也有屬於自己萌動,隻是冇有易浩彥那麼的厚臉皮,不好意思說罷了。

愛情和**其實是糾纏在一起,相輔相生的東西。

基於情感形成的愛情和基於本能產生的**,在人類這種兼具獸性和人性的物種上形成了一種複雜的統一。

孩子們即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也往往很難剋製自己衝動的原始本能,但是受限於後天觀念和道德的約束,往往隻能偷偷的嘗試和表達。

其實,這冇有什麼錯。

愛與欲本就是生命的一部分,隻要出自於真摯的情感,都是無比美好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