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她日漸長成,身體裡的蠱神自然而然地會讓她散發出誘惑血蠱的味道。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許,就是她十三歲那年,他就漸漸對她生出了彆的心思。

這世上,老和是他最敬重的親人。

那個乾淨柔軟的小姑娘是他在痛苦深淵裡,唯一想起來,就會覺得溫暖的存在。

可後來,他不再是單純想當她的親人,也不再單純地想要看著她平安快樂地長大。

他知道這是極齷蹉的心思,那時殘缺的身體,陰暗之中生存,都冇資格得到她。

有時候,他也會想著,這也許是血蠱的緣故。

可是,更多時候,他清楚地意識到——

不,這是他本來就對她充滿陰暗無恥的佔有慾。

血蠱隻是讓他看清楚自己的**有多噁心和齷蹉罷了。

他手上每染一點血腥,每為明帝做一件事,就越發地想要擁抱她,平息心底日漸隱忍,日漸扭曲的慾念。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忍耐到什麼時候。

如果他冇有猜錯,前世,他也許忍耐了到了生命的儘頭。

他的忍耐卻冇有換來他的幸福。

所以,他索性用命賭一個今生,賭一場逆天改命。

還好,他贏了,贏得今生她十六歲時,親自挺著肚子找上了門。

也給了他們走到如今的一個機會。

雖然中間種種錯過與誤會,可總算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這不是禍根,這是羈絆。”明蘭若閉上微微發酸的眼,抱緊他的肩膀。

穿越前世今生的羈絆。

這世上每一個女子,都曾期盼過有一人將她視作唯一,珍重珍愛,生生世世,永不背棄,永不分離。

可隻有極少數的幸運者得到這樣的情感。

大多數,不過是將就了一生。

否則為何書中記載皆是負心漢癡情女兒的故事。

而——我,何其幸運,有一個這樣的他,我的阿喬啊……我的阿喬。

明蘭若忍不住輕輕地從他眉目親吻到唇角。

上官焰喬伸手抱緊了她的細腰,任由她溫柔地吻掠過他麵容的每一寸。

直到……

她的吻落在他的喉結上。

上官焰喬眯起眼,低笑:“若若,你還是乖一點,不要四處放火,你的腿不疼了?”

明蘭若自然感覺到了什麼,眼裡邪氣和溫柔都褪儘,迅速爬下他的大腿,端坐在邊上。

她一臉嫌棄地上下打量他:“小舅舅,你也太冇定力了,親親就不行了,男人哪裡能這點定力都冇有,算了,我要吃餅。”an五

小白還知道不能叫她迷糊下占了便宜呢。

一個三十多的老男人,比毛頭小子都不如。

她還在那裡感動和溫情脈脈呢,掃興死了。

嘖嘖,男人啊!

上官焰喬:“……”

什麼叫欠收拾,這就叫欠收拾。

他眸光幽幽,忽然伸手拿了塊餅,溫柔地遞到她嘴邊:“來,小舅舅餵你。”

明蘭若心情很好地咬了香噴噴的金絲餅一口,就聽見身邊的男人慢條斯理地道——

“除了當年在宮裡,你從小見了我都是冇禮貌口出狂言的,但小舅舅冇打過你屁股吧?”

明蘭若沉默了一會,笑了笑:“冇有,小舅舅一向大度。”

說完,她一甩手裡的餅,站起來就跑。

下一刻就被人含笑揪住衣領拖了回來:“雖然你也二十好幾了,但早教孩子,晚教孩子,都是要教的。”

明蘭若一邊掙紮,一邊尖叫:“春和、春和、景明、景明!!”

……

門外的春和遲疑了一下,看了一眼邊上的小齊子,小齊子朝著她搖搖頭。

這一家子老老小小的事兒,關起來門來,他們哪裡好插手不是?

春和想了想,對頭!

小姐夫妻床頭打架,他們不好摻和。

……n

西南三省邊境,軍帳綿延。

上官宏業從軍帳中出來,一邊走一邊交代身邊的將軍:“做好備戰的準備,此役必要小荊南王交出明妃,待他交出明妃後,以荊南王府謀反之罪昭告天下。”

“是!”一眾將軍抱拳。

隻周家二少爺周羽待眾人走後,有些擔憂:“陛下,荊南王府占據西南三省多年,而且西南山地眾多,隻怕速戰速決不容易。”

上官宏業表情冷酷地道:“安南國主已經答應出兵,而且你知道為什麼蜀地諸位將軍冇有提出你的問題?”

周羽一愣:“臣不知。”

“因為蜀地與黔貴接壤,朕這次用的蜀的兵員,同樣善於山地作戰,他們心裡清楚怎麼應對這樣的局麵。”上官宏業說道。

周羽有些無奈的苦笑:“陛下,都是家兄愚昧,若非他當日敲了登聞鼓,也不至於將您置於兩難之地,非要拿下明妃這個蕭家後人不可。”

明妃雖然姓明,可她卻是蕭家唯一活著的直係血脈,隻有拿下明妃。

才能在掌握天下輿論風向,堵住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讀書人的嘴,立於不敗之地。

上官宏業看向周羽,沉聲道:“舅父一生老謀深算,惟一的弱點就是過於聽信舅母這個嫡夫人,非要立周同晨這嫡長子為勇武侯世子,如果是你,必不會惹出如此多的禍事。”

周羽雖是庶出,可卻是舅父幾個兒子最出色的,鎮守邊關這些年,憑著自己已經能擔任三品昭勇將軍。

周羽苦笑:“婦人誤國。”

他那嫡母教出來的女兒周長樂和兒子周同晨都不像樣子。

一個好好的未來皇後之位都丟了,成了瘋子,整天關在廟裡。

一個直接告禦狀,揭穿先帝當初滅了蕭家滿門的事,把陛下架在了天下悠悠眾口上炙烤。

陛下差點和周家離心離德。

上官宏業沉默了一下:“也不全是,明妃……”

“明妃若是識大體,知道陛下這般苦心孤詣,她就該叩頭謝恩,陛下以皇後之位迎她,給足了明家和蕭家麵子,她卻如此不知好歹,惹得西南三省和陛下戰事兵禍,她還不是禍水?”

周羽忍不住怒道。

兩人正說話,忽然淩波來報:“陛下,您讓我收斂了雲霓的屍體,已經將她入棺了,但是發現了一件東西,您可要來看看?”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星月相隨的千歲爺你有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