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奇救下兩隻小獸,再加上他身上趴著的兩隻,他整個人都變得毛茸茸起來。

兩個小傢夥還以為陳奇是在和它玩耍,一個勁的往他懷裡鑽。

陳奇無奈,拎著兩個小傢夥的屁股揍了兩下,兩個小傢夥委屈的嗷嗚兩聲。

“冇事,放心吧。”

不管那大白虎聽不聽得懂人話,陳奇也對著它搖了搖手。

那大白虎顯然是通人性的,見陳奇冇有加害自己的孩子,眼眸中的凶光也收斂了不少,對這陳奇低吼兩句,像是在感謝他。

陳奇對這通人性的大傢夥也有些好感,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幫他照看孩子。

大白虎雖然還是一臉信不過的模樣,可眼下它也冇有彆的選擇,隻能選擇相信他。

冇了孩子的牽製,大白虎立刻爆發出強橫的戰鬥力。

隻見那一猿一蛇,本來要再度圍攻大白虎,攻勢迅猛。

那大白虎卻是一個靈敏的閃過,一個甩尾,手臂粗細的虎尾橫掃巨猿。

巨猿動作大開大合,以力量見長,本來是要擒住大白虎,被它躲過後,麵對虎尾攻擊,根本避不開。

隻一下,那尾巴甩在巨猿胸口,就像是甩出一根幾百斤重的鐵鞭,直接抽得巨猿胸口鮮血崩裂,哀嚎一聲重重的打倒在地上。

緊接著,大白虎一個虎躍,瞬間跨越七八丈的距離,撲到了大蛇身上。

大蛇反應速度奇快,立刻蜷起身子,纏繞上大白虎,要將他絞死。

誰知大白虎的戰鬥力更強橫,利爪一劈,大蛇頓時鮮血淋漓,鱗甲飛濺。

這些鱗片何其厲害,一塊就有半扇門大小,被大白虎拍碎,倒射出來的鱗片都能擊穿巨石!

大蛇吃痛,瘋狂的扭動身軀,死死的纏住大白虎。

大白虎張開血盆大口,咬住大蛇的軀乾,狠狠一口下去,血流如注,大蛇立刻痛苦的在地上翻騰。

不多時,大蛇便冇了聲息,巨大的身軀軟軟的倒在地上。

陳奇定睛一看,也是倒吸一口涼氣,原來大白虎嘴裡叼著一顆的樸樸跳動的心臟,竟是一下就攻破了大蛇的七寸要害!

陳奇正驚駭大白虎的戰力之強,另一邊,巨猿見盟友暴斃,則是肝膽俱裂,心生退意。

巨猿張開嘴裡的獠牙,嗚嗚呀呀的吼叫了兩句,緊接著居然從嘴裡吐出無數的風刃。

而這一道道風刃,襲擊的不是大白虎,而是陳奇!

我靠,這倒黴玩意兒!

陳奇瞳孔一縮,立刻運起真氣要抵禦。

但就在風刃襲來的前一刻,一道巨大的身影橫亙在自己身前,擋住了所有的攻擊。

鮮血嘩啦啦的落在地上,染紅了大白虎身上的白毛。

陳奇驚愕的看著大白虎,心中也是感念頗多。

為母則剛,大白虎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不惜犧牲自己,這讓陳奇對這大白虎又多了幾分敬佩。

“吼!”

大白虎忍痛抗住巨猿的攻勢,它怒吼咆哮,吃痛飛撲上去,一掌就擊中巨猿的後背。

巨猿慘嚎一聲,卻因喉嚨被大白虎咬斷,戛然而止。

大白虎乾掉對手,跌跌撞撞的走了回來,一雙虎目,直勾勾的盯著陳奇,虎視眈眈。

陳奇揉了揉懷裡的小傢夥,對著大白虎點了點頭:

“哥,我路過,真不是有意的。”

大白虎鼻子裡發出哼哧一聲,陳奇懷裡的小傢夥們,歡呼雀躍的跳開,跑到了母親麵前。

大白虎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陳奇,一邊溫柔的舔舐孩子身上的皮毛,逗得幾個小傢夥咯咯直笑。

而它身下,一大片血跡落成了血泊,傷口還在汩汩往外冒血。

它的身上,並不止這一處傷口,顯然之前與其他異獸的搏殺,早就讓它受了不輕的傷。

陳奇不忍,動了惻隱之心。

“哼哧——”

見陳奇走上來,大白虎立刻擺出迎敵的架勢。

陳奇攤開雙手,表示自己冇有敵意,又指了指大白虎的傷口說道:“我會醫術,可以幫你療傷。”

實際上他並不知道這大白虎能不能聽懂人話,但事已至此,他不開口也得開口了。

儘人事聽天命。

他有心救治,若是大白虎不肯接受,那他也冇辦法。

大白虎狐疑的看著他,身下,是幾個小傢夥在血泊裡嬉戲打鬨。

他們還不清楚,自己的母親到底發生了什麼,隻以為是在與他們遊戲。

陳奇深吸一口氣,大膽的往前走了一步。

大白虎依舊看著他,隻是眼裡的防備心稍弱了一分。

陳奇又走近一步……

終於,陳奇來到了大白虎的身邊,他輕輕觸摸了大白虎的傷口,巨大的虎軀忍不住一顫。

傷口十分嚴重,陳奇也不敢怠慢,連忙取出金針,按照大白虎體內真氣的走向,封鎖止血。

意識到陳奇真的在救他,大白虎用腦袋拱了拱陳奇,陳奇順著它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一旁有一個山洞。

陳奇將信將疑的走了過去,立刻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喜到了。

山洞裡,堆積著不少的靈草寶貝!

這顯然是大白虎平日裡所收集的藥材,用來給自己療傷的。

這種行為,在自然界的動物身上也很常見,小貓小狗生病了也會自己去外麵找草藥,陳奇在落霞村生活的時候,就見過不少。

隻是他冇想到,這大白虎收集的寶貝還真不少,比邊鋒營地的軍庫有過之而無不及!

隻可惜陳奇現在冇辦法把這些寶貝都帶走,隻得先尋找了幾味療傷的草藥,全部給大白虎吃了。

“呼——搞定!”

半個小時後,陳奇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長籲一口氣。

在九玄神針和療傷草藥的治療下,大白虎的傷口已經開始癒合,氣色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而這半小時的時間內,陳奇也徹底和幾個小傢夥打成了一片。

大白虎也不再排斥陳奇,甚至還會主動迴應他的撫摸。

“好傢夥,要是能在江城養這樣一隻大貓,那該有多威風……”

看著麵前如小山一般的大白虎,陳奇也是感慨不已。

但就在他感慨的時候,大白虎卻是拿鼻子拱了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