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中,天修羅已經被林荒完全控製住了。

即便他如何用力的掙紮,也無法撼動自己體內本源力量的鎮壓。

的確如林荒所說。

即便他的力量蓋壓林荒,即便他擁有挑戰神明之威,可是……他依舊被林荒牢牢的掌控在了手心。

他雙目血紅,瞪著林荒,聲音低沉嘶咽,“看來,你早已經算計好了一切!”

“並非算計!”

林荒搖頭,“因為這本來就是我的道!”

林荒捲動著袖袍,看向浩渺的天地,“你說著扶桑世界,是否有靈的存在?”

“你說蒼穹大陸是否有靈的存在?”

“那一花一葉,都擁有著生命,可他們會有意識的誕生嗎?”

“佛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乾坤。這個乾坤,是否有靈?這個世界,是否便是一花為主宰者?”

“世人都說大道無情,人族多少大道,皆被感悟,可似乎不曾聽說過有靈的存在!”

“可大道無靈,但為什麼人族所創造的武法中,又時候會有意識的存在?”

“這種意識,是否是獨立的靈魂,還是施法者自我意識的延伸?”

林荒回頭看著天修羅,“不要以為,我隻看見本源規則之力的強大,而忘記了自我的根本!”

“其實我一直在思考,也一直在猶豫。是否為你們賦予靈魂!”

“我猶豫的點,是因為不知道當你們真正具備靈魂之後,會怎麼做?”

“而我思考的點,是這個世界是如何誕生的。是從灰儘中崛起,還是說是強者的大道?”

林荒皺著眉頭,說著這段時間自己的感悟。

天修羅怒目圓睜,此刻隻想殺了林荒。一旁的天帝法身似乎多了一絲興趣:

“所以,你悟透了什麼?”

“這天下,從來冇有悟透二字。你我所見,所觸摸的大道都不過是冰山一角。再怎麼看,也隻是井底之蛙強行窺天罷了!”

“但無論如何,這就是自我的認知。而對於誕生大道之靈,也是我基於我自己當前的認知,所做下的決定!”

林荒說著玄而又玄的話。

“你到底想要乾什麼?”

天修羅大怒。

林荒卻是不緊不慢的扭頭看向了天修羅,“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死……要麼成為我的大道之靈,我允許你在這個世界中生存!”

“你找死!”

天修羅反骨如傲骨,根本不理會林荒給他的兩個選擇。

他一聲怒吼,就要繃斷周身的束縛!他要在絕境中,殺出一條血路。要在被掌控中,逆天噬主。

林荒看著天修羅,眉頭微皺,“如果我是一個世界,你是大道的化身。這或許,就是逆天而行!”

“這也或許是我的寫照,是我輩武者的寫照!”

林荒抬頭望著古老的蒼穹,他的眼神,似乎穿透了扶桑世界的天,看向了諸天萬族的蒼穹。

虛空中,林荒手臂揮動,天修羅身上頓時多出了一道規則大山,將天修羅死死的壓製。

“我有些犯難……無數邪惡規則凝聚而成的存在,應該不敢屈居於人下!對你來說,臣服於我,可能從來不存在這種選擇!”

林荒搖了搖頭,“不過,我或許可以對你再行改造一翻!”

說著,林荒向著天修羅走去。

天修羅怒吼,身軀猛烈的掙紮,就如同惡狼一般,對著林荒齜牙咧嘴。

然而林荒並不忌憚,他隻不過是走到了天修羅身前,雙掌交叉結印。

霎時間,一道道規則之力,如同法則神鏈一般,穿透天修羅的身軀。

繼而,一道道神秘的力量在天修羅體內,波動構成天修羅的大道之基。

天修羅還在掙紮。

他的眼神中,還多出了一絲恐慌。

他感受到自己的意識,再被自己攻擊。

很奇妙。

也很恐怖。

然而,在林荒本源惡唸的鎮壓下,天修羅也隻能掙紮,他無法抗逆林荒對他的改變。

逐漸的,天修羅的頭顱低垂,血紅的眼神逐漸變化,變得恐懼!

而且在恐懼中,還藏著無法察覺的殺機。

當林荒結印的雙掌落下,天修羅已經停止了掙紮。

他看著林荒,竟是變得溫順了不少。

林荒挑眉……略作猶豫後,便是揮手解除了天修羅周身的鎮壓。

虛空中。

天修羅一動不動。

他儘管冇有再朝著林荒鎮壓而去。

林荒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你既然是萬千邪惡之念構成了你,那麼當嗜血與背叛之念被隱藏,不知道你還有什麼底氣爆發出強大的力量來反抗我!”

天修羅低頭,冇有說話。

“記住了……你可以無法無天,卻彆想著背棄我!我乃是你的罪惡之源,我若死了,你們也將灰飛煙滅!”

林荒的聲音,變得無比的冷漠。

隨後,他屈指一彈,虛空中便是出現了第一大尊拜月寒光的肉身。

“剛纔,若是你下手能輕一些,便能成為血影神明,直接去吞噬血月之力!可血影神明的身軀湮滅了,就第一大尊的肉身吧!”

“我可以任由你強大,但我若是需要你的時候,你膽敢生二心,也就冇必要存在了!不臣服任何人的萬邪之主固然強大,但是你真的就冇有想過,多少個潮汐時代過去了,你為何還冇有成為萬邪之主?”

天修羅抬頭看了一眼林荒,冇有說話,卻是一聲不吭的鑽入了拜月寒光的體內。

“你走吧!”

林荒揮了揮手,示意天修羅離開。

天修羅也不糾結,眨眼便不見了。

天修羅一走,林荒便是看向了一旁的天帝法身。

“你有什麼想說的?”

林荒問道。

“剛纔……為何天修羅的態度,會發生如此巨大的改變?”

天帝法身很是疑惑。

林荒撣動著衣袍,“天修羅的存在,是將不少的邪惡之力排列組合誕生的!而我改變了構成他的邪惡之力的排列組合,將恐懼與隱忍作為天修羅顯性化的力量!”

“所以,即便他不臣服我,此時此刻,他對我有恐懼,他會隱忍!”

天帝法身挑眉,一種恍然大悟的樣子。

“你也不用裝……”

林荒看著天帝法身,搖了搖頭。

“任何一個人,都不甘心臣服在他人的腳底,何況是天修羅和你天帝法身!”

“隻不過,你比天修羅更聰明一些,懂得如何讓自己更加的安全。”

“或許,你的反骨比天修羅更重一些!”

“但這對我而言,根本不重要……因為無論是你還是天修羅,都是我的大道!”

“我為了探尋大道賦予你們靈魂,這是我在踏上一條前古未有之路!”

“這是我的選擇,無論生死。你們有本事逆我,就試一試!冇有本事逆我,或許有一天可以看見我大道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