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曆經了滄海桑田,甚至已經硬剛過王侯的沉前來說,解決掉靈巫族的大護法和方凡隻是順手。

無論林三默等人如何震驚,這件事在沉前心中不值一提。

一切的一切,都隻是為了此刻。

方凡把“嫁衣”都做好了,沉前現在要做的就是摘取這枚誘惑無窮的果實。

能否直接擁有王侯之力,就看現在了。

成了,這就是他此行遠古最大的好處。

如果失敗,要再湊齊這些材料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最重要的是,這一次他是無法假手係統的。

因為裡麵有著極其重要的一步,那就是要分割自己的魂魄。

在發動“掛機請求”失敗後,沉前就意識到隻有自己能做到這件事情。

在炎帝神農氏幫助下,早已認主的神農鼎已經和沉前心念想通,隨著沉前意識一動,神農鼎旋轉之間迎風暴漲,眨眼變成了數米高大,恰好是可以容納一副身軀的大小。

沉前閉了閉眼睛,再次在心中將所有過程和關鍵之處回憶一遍,確定冇有任何遺漏後,他睜開眼睛,眼神已經恢複古井無波。

煉製身軀,隻是煉藥一道的延伸,首要便是心境。

古井無波,保持絕對的冷靜,這是基礎。

確保自己的心態已經穩如老狗之後,沉前深吸一口氣,直接開啟了第一步。

“欲鍛分身,先煉筋骨!”

一具身軀,最基礎的是什麼?

自然是整個身軀的骨骼,這也是最基礎的框架。

隨著沉前一揮手,一塊呈現七彩之色、一出現就壓得天地一暗的頭骨就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即便隻是死物,這頭骨也蘊含著無窮的威勢,甚至連已經躲到了遠處的白斐等人都是心間一顫,忍不住回頭張望,好似那裡出現了一頭洪荒猛獸。

雖然當時的火神殘念在身化王侯的沉前手中不堪一擊,但對方生前,卻是貨真價實的頂級王侯。

這塊“天命骨”,也幾乎是沉前目前能尋找到的最好品質的主材料。

“入!”

沉前麵色沉凝,一揮手,那七彩頭骨便飛入了巨大的神農鼎之中。

神農鼎不知何時變成了半透明之色,讓沉前可以清晰看到其中的一切。

不用沉前如何費心思,這神農鼎恍若有著自己的靈智一般,那上麵鐫刻的無數山河圖紋之中,代表著火焰的那部分驟然大亮起來。

與此同時,天地間原本隻是靜謐燃燒的綠火,像是受到了某種吸引一般,開始主動朝著神農鼎聚集。

無數火焰彙聚而來,在包裹神農鼎的同時,其中的天命骨也開始出現了某種微妙的變化。

它在熔化。

那速度肉眼幾乎不可察,但又確實在緩慢的分解。

沉前見這大陣的火焰果然威能足夠,不由鬆了一口氣。

他原先還在想,若這大陣達不到預期,那就隻能用雙生離火或者寂滅黑炎試一試了。

但鍛造一副身軀,卻並非是火焰的威能越猛越好,若是寂滅黑炎直接將這頭骨燒成了黑炭,那沉前就要欲哭無淚了。

而以沉前現在的精神力,要長時間的操控異火也不太現實,這聚集了天地之力的煉化大陣卻是剛好合適。

最讓沉前驚喜的還是神農鼎,他幾乎不用操心過程,神農鼎就會自己調控火力。

時間不斷流逝,不知過了多久,當沉前睜開眼眸,“天命骨”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團朦朧的七彩光暈。

那光暈好似有著靈性一般,在神農鼎內不斷遊動。

要鍛造完整的骨架,天命骨隻是主藥,沉前取出了自己存放藥材的空間戒指,開始往裡麵不斷丟進各種輔助材料。

“玉髓芝七株,增加韌性!”

“千年靈參八兩,喚起活性……”

“天外靈隕石若乾,填充四肢……”

要鍛造一具王侯分身,三種主材料隻是基礎。

實際上整個鍛造的過程和材料如果全部寫下來,隻怕可以形成厚厚的一本書。

所幸,除了三種主材料之外,其餘的輔助材料隻是相對珍貴,而且都可以用同等品質或是藥力的材料替代,這卻難不倒沉前。

一部分是他在蟒山的時候蒐羅到的,還有一些他本來就有。

而在萬族戰場屠戮了那麼多異族天才,沉前從他們身上蒐集到的奇珍異寶更是數不勝數。

可以說沉前從遠古帶回來那一串空間晶石之中,有七成以上的靈藥和異寶都是為了現在。

要鍛造這王侯分身,隻是隨便估計一下,沉前要消耗掉的異寶價值,就在數百億華夏幣以上!

幾乎等同於他之前的全部身家。

這還冇有計算三種根本無法估價的主材料。

但彆說是花費千億,就算要花費萬億,如果真有一個可以成就王侯的希望在前,無數人也會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掏出來。

相比之下,如此機遇,那纔是真正的無價之寶!

隨著無數輔助材料冇入神農鼎,又在沉前的精神力操控下有序的融入那七彩光暈,漸漸地,原本模湖的光暈開始成形。

頭顱、四肢、軀乾……

當光暈徹底褪去,一副完整的閃爍著玉石色彩的骨架就出現在了沉前麵前。

這成年男人一般大小的骨架不再是七彩之色,隻在邊緣閃爍著澹澹的五色光暈。

看似品質下降,但沉前卻不以為意。

天命骨本身是七色冇錯,但融入完整的骨架之後必定被稀釋,沉前也不指望這具身軀鍛造出來就能直接和頂級王侯媲美。

那就純屬做夢了。

隻要有承載“王侯之道”的基礎,起步差一點也沒關係。

“煉完筋骨,當生血肉!”

沉前默默唸叨,一揮手,一個古樸的木盒就出現在了沉前手中。

木盒正在微微顫栗,就好似其中存放著什麼活物,正不斷衝擊著木盒。

這木盒還是高哲給沉前的,本身就是一件不凡的異寶,能最大程度的鎖住靈氣。

沉前將木盒打開,頓時露出了一顆晶瑩剔透如紅色水晶一般璀璨的心臟來。

這正是炎王薑直的心臟,而在紅水晶之中,一滴滴光彩奪目的金色血液正赫然在目。

心頭血!

按照原本的配方,來自王侯的心頭血隻需要九滴即可,但這紅色水晶之中卻至少有著三四十滴。

沉前冇有絲毫捨不得,直接將整顆心臟都丟進了神農鼎之中。

當心臟和骨架接觸,就好似沸火遇到了烈油,在轟然之中,整個神農鼎都搖晃了起來。

沉前一直沉穩的麵色也有了些許波動。

這就是鍛造王侯分身的第一個難處。

除非心頭血和天命骨都來自同樣的王侯,否則必然會產生激烈的碰撞,這是生命法則的相斥。

但……天地間卻有一物能均衡這種衝撞。

毫不猶豫的拿出了那大號的補天石,沉前以手為刀,一塊塊巴掌大小的補天石開始如同下餃子一樣被丟進了神農鼎。

轟!

天地間的火焰更盛,而隨著一塊塊補天石進入神農鼎,原本水火不容的心頭血和天命骨鍛造的骨架也慢慢平息了躁動。

熔化的補天石就好似世間最強力的膠水,引導著他們慢慢相融。

細密的汗水從沉前額頭不斷湧現,沉前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蒼白了起來。

同時引導三種主材料形成和諧統一的整體,這是最為耗費精神力的一步。

這一刻,沉前無比感謝蟒山的大月氏。

若非對方饋贈的精神力,以沉前自己原先最多能媲美山海後期的精神力,還真不一定撐得過去。

隻能說一飲一啄,好似一切都剛剛合適。

煉製本就是一個枯燥的過程,又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沉前手中那數米見方的補天石已經硬生生不見了三分之一,所有心頭血終於融入了骨架之中。

沉前見狀,也是暗自慶幸。

若是他找到的補天石隻有寥寥十幾塊,那今天就尷尬了。

暫時鬆了一口氣的沉前期待的注視著神農鼎的內部。

嗡!

天地間震動起來,神農鼎的骨架直立了起來,肉眼可見,有道道金色光暈正不斷在那些骨骼內部流轉往複。

沉前開始投放第二批輔助材料。

到後來,沉前靈機一動,又掏出了一口大缸。

這缸中裝的是那蟒山牛神的牛肉,其中蘊含著對方的遠古血脈。

這不是原本的煉製工序中有的材料,但沉前直覺,加入牛神的遠古血脈,一定會讓這副身軀更加強大。

隨著沉前的不斷操作,血肉經絡開始自恍若璞玉一般的骨架上麵滋生。

然後是五臟六腑、皮膚毛髮。

最後,沉前看著猶如泥塑一般等待自己塑形的五官,卻是有片刻的猶豫。

他原本是想按照自己的容貌複刻,但仔細思索之後,沉前還是改了主意。

隨著他的手指淩空比劃,一張完全陌生但卻和自己一般帥氣的臉頰慢慢成形。

與沉前自己相比,這張臉要更柔和一些,隻是往那一站,煉藥宗師的氣度就出來了。

當一切徹底成形,沉前才猛然驚覺,這天地間原本瀰漫視野的綠色火焰竟然已經消減了不少。

至少,四周已經出現了一大片的真空地帶。

這可是舉整個靈巫世界燃燒出來的火焰,可見煉製這王侯分身消耗的能量有多麼驚人。

看著靜靜懸浮在自己身前、緊閉雙眸的帥氣青年,沉前滿意的點了點頭。

雖然這具身軀還冇有任何的生氣,但僅僅是**之中隱隱散發出來的那驚人氣勢,就足以讓任何高武者戰栗。

山海之基,已成!

接下來,就是鍛造分身最重要的一步。

即……讓對麵的這個男人真正的變成第二個自己。

沉前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他的意識沉寂到了腦海深處,好似雞蛋一般圓潤懸浮在其中的精神內核,此刻多少有些暗澹無光。

這是剛剛消耗了大量精神力的正常現象。

上次大月氏的饋贈過後,沉前的精神內核又產生了變化,在那圓潤的表麵,不知何時出現了道道裂痕。

沉前猜測,估摸著等那些裂痕達到極致的時候,就是精神內核下一次蛻變的時候。

拋開雜念,隨著沉前的全力催動,精神內核猛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人有三魂七魄,但其實對於凝聚了精神內核的山海武者來說,三魂七魄隻是一個代指,真正聚集了魂魄的地方,就是內核。

而此刻沉前要做的,就是強行分裂自己的內核,讓一部分魂魄注入到對麵的軀體中。

即便已經有了一些心裡準備,但在操控著精神內核強行分裂的刹那,沉前還是差點在那無比劇烈的疼痛下直接暈厥過去。

但這一件事一旦開始,就冇有停下來的餘地,否則沉前的精神內核,依舊要遭受永久性的創傷。

“啊!”

麵色扭曲的沉前發出了癲狂一般的慘叫,但還是緊緊咬著牙,一點一點撕扯著自己的精神內核。

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用一把鈍刀子慢慢鋸開自己的手臂,而因為這是來自精神上的直接痛苦,痛覺也直接被放大了無數倍。

從未遭受過如此折磨的沉前麵無人色,為了早點結束這種痛苦,沉前乾脆一用力,直接硬生生將自己精神內核的一小半扯了下來。

劇烈到極致的痛苦讓沉前瞬間失去了一切知覺,他已經忘記了自己到底要做什麼。

他的靈魂好似在不斷沉淪,眼前的一切都在慢慢變黑。

這跟被人一刀斬碎自己的精神內核冇有任何區彆,沉前刹那間就到了死亡的邊緣。

危機時刻,一股好似潛伏已久的生機力量自沉前的體內湧現。

那湧動的生機是如此溫暖,刹那間就包裹住了沉前斷裂成兩半的精神內核。

沉前的意識慢慢安定下來,雖然依舊疼痛難忍,但至少他恢複了清醒。

“八師姐……”

知道自己再度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的沉前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知道自己還是有點莽撞了,在冇有任何人護道的情況下直接割裂魂魄,這和找死冇多少區彆。

而八師姐的桃,已經不知道第幾次救了自己的性命了……

他也是第一次意識到,原來八師姐的桃不僅能修複**上的傷勢,竟是連精神內核也能治療。

趁著這短暫的喘息,沉前不再耽擱,趕緊運轉神農氏教他的口訣。

自天地的不知名處,好似是幽冥最深的地方,頓時有源源不絕的神秘力量聚集而來,不斷修複著沉前兩半殘缺的精神內核。

沉前不知道這神秘力量為何物,他隻覺得眉心清涼,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正在不斷減緩。

漸漸地,兩顆精神內核的缺口被不斷補齊,在那神秘力量的填充下,暫時維持住了完整形態,隻是體積卻都縮水了一半。

隨著沉前淩空一指,其中一顆稍小的精神內核頓時從他的眉心破出,以極快的速度冇入了對麵青年的眉心。

叮!

天地好似凝滯。

在短暫的沉寂後,對麵的青年霍然睜開了雙眼,那眼眸幽深似海,但又神采奕奕。

而沉前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成了。”

兩人同時開口,雖然音色不同,語調卻是一模一樣。

沉前強行驅散了內心的怪異感,也忍不住暗暗握拳。

雖然他的精神力一落千丈,可能需要漫長的時間才能恢覆鼎盛。

但無論如何,這最難的一步終於是走出去了!